忍冬

枕在蔷薇花园

【盾冬】筋肉小熊的减肥计划(小甜饼一发完)

那年那月那怪兽:

*十分热衷于投喂吧唧的史蒂乎 与 十分热衷与接受Steve投喂的胖熊冬


>>>


“再吃一口,吃最后一口我就要执行减肥计划了,Steve。”


“不,Bucky,我刚给你准备了一杯加了糖的牛奶,睡前喝的。”


“那你呢?你要出去么?”


“是的,我现在就去找Fury、废除那该死的——减肥计划。”


正文:


“滴——”


“第三十个了。Steve,好好算算加上上个月的你应该还我多少个体重秤的价钱。”


Tony看着被铁拳砸的粉碎的体重秤,对着Jarvis下令再去订购一个月的量。


一天一台。


Steve无奈的对着向来喜欢讽刺他的好友道了谢,他真的应该感谢Tony还愿意收留他们在复联大厦,并且——继续坚持订购了更多更好质量的体重秤。


<b>Bucky坐在一边默默不语。</b>








>>>


“Steve……”


“怎么了?”Steve一边回答,一边把一杯加了少量糖分的牛奶放到床头柜上;七十年前每当他生病时Bucky总是这么对他,那么现在他也一样要这么做(尽管Bucky多次红着脸说睡前喝牛奶看起来幼稚极了)。


“我……今天可不可以不喝?”


“当然可以,是喝腻了么,那果汁怎么样?Thor前几天刚给他弟弟买了十几台榨汁机。”


<b>Bucky明显再听到“果汁”后眼睛亮了一下</b>,接着又想到了什么一样再次低垂下去。Bucky记得Loki曾经告诉过他即使是鲜榨的水果汁也会导致体重增加,而那时候他还不屑一顾。


但是现在,Bucky十分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听一下那个来自中庭的神仙的劝告。


“是有其他原因对么?Bucky,你可以告诉我,这只有我一个人的。”


Steve用那种他的战友们听见一定会骂他恶心的语调对床上像个粽子一样的Bucky说道;


Bucky犹豫了一会,差不多三秒钟,最多三秒钟。


“Steve……以后不要再给我吃的了。”


食物只是维持他体内正常运转的一个部分不是么?反正在几年前九头蛇是这么告诉他的,但是自从Steve找到了他,总是想方设法的把各种好吃的好喝的全都变着法子喂给他,才导致他现在拥有强壮肌肉的同时还充满了肉嘟嘟的软肉。


Sam说他看起来很强壮,可Steve总是说他看起来很可爱。


“瞧瞧你和当初第一次见面时差了多少,我记得那时你的脸还没这么圆吧?”


Sam今早告诉他的话此时着了魔一样在他耳边;Bucky烦躁的摇了摇头,试图把那些占据了他筋疲力尽的脑子的东西甩出去,然后委屈巴巴的向Steve说出了自己的请求。


“是因为那几个超重了的称么?嘿——我早该告诉你的,不管怎么样,对我来说,你永远都是之前的你。况且……”


“这样其实……挺好的”Steve红了脸,一边说,一边揉了两把Bucky仅剩的露在外面的脸,不得不说肉嘟嘟的手感好极了,尽管那些看起来毛绒绒棕色胡须有点扎手。但是既然Bucky不愿意刮掉,他也不介意和他一起蓄着。


“我的意思是——我抱着你很舒服,就像当年你抱着我的那种感觉一样,好吧,也许我当年还是太瘦小。”


“没有!”


尽管Bucky对于以前的事情还不能够做到完完全全想起来,但他还是下意识的反驳他的小豆芽调侃自己瘦小这件事。


“当然没有Bucky这样可爱,我是说,我们把牛奶喝了如何?明天我们再一起去市场挑选水果,Thor会同意让我们使用他的榨汁机的。”


听到Bucky明显不高兴了的语气,Steve内心有点忍不住开心。但他不打算告诉Bucky,而是执着的拿起那杯加了少量糖的热牛奶,他知道Bucky其实很喜欢这个,每次Bucky接过他递来的牛奶后总是仰着头近乎垂直得倒着杯子把牛奶喝的一干二净,甚至每次都会再伸出红润的舌尖把杯口添干净。Bucky不知道自己每次喝牛奶时Steve都会悄悄用余光看他,并且忍不住心疼,Bucky一直都不知道Steve有多心疼他,又有多爱他。


后来Steve总是会给他煮更多的牛奶,放更多份量(但不导致危害健康)的糖。


“……好,放糖了么?”


Bucky谨慎地问;


“一点点。”


Steve实话实说。


“我可以降低减肥人物的要求么,Steve,你一定知道的,有你在我有多难控制住自己。”


喝光了满满一大杯牛奶的Bucky满足的舔着嘴唇缩回了被窝里,一边回味这嘴里余留的奶味,一边等着Steve掀开被子躺倒他身边。


“明天我就会去找Fury,工资,还有你的任务。我会吧钱还给Tony的,顺便也告诉Fury关于你的一切强制要求都必须立刻停止。”


“停止?”Bucky放大了声音,脸上难得带了点其他情绪。说实在的,对于仅仅是能留在Steve身边他已经很感激了。


“没有原因,Bucky。”Steve掀开被子,快速挤到Bucky暖呼呼的身边,用手指轻轻的抿去了沾在Bucky嘴角的胡子上的奶渍,接着在Bucky不满的哼哼声里调侃他像是一个软乎乎的棕色小熊。


直到Steve俯身在他带着奶味的嘴上啄吻了一下,带着安抚的意味。Bucky爱极了这个吻,他疲惫的大脑告诉他他想要继续,于是Bucky便翻过身来也学着Steve的样子在Steve唇上轻咬舔吻着。


痒痒的。


“这样对你不好。”


“可是不这么做的话,对你不好。”


Steve听出Bucky的自责,他永远不会允许Bucky这么做,Bucky忘记了七十年前的琐事,但他永远都记得。


“而你,才是我的全世界。”


又一个黏糊糊的牛奶味的吻落在了Steve嘴上。


———————————fin—————————————


@Lvzi


这篇送给好可爱的lvzi,深更半夜的相见恨晚的确认了眼神哈哈哈哈哈,我们的某些细微的小特点真的好像!习惯啊,萌点啊什么的都一样——


真的是相见恨晚!!!


我哭了!!


超级开心抽奖中到了lvzi的原创胶带,里面有壮壮的吧唧超级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大家快戳爆她!!lvzi画的熊冬真的是我描述不出来的萌!!!


文笔不够脑力也无法描述!!

Christian Evanstan:

愿你被世界温柔对待…………








…山姆君你走好!

拖拖:

今天睡了一天,终于有精力更新柯总马的小漫画了~~这次让大家看到柯总马真实的面目,其实还是蛮帅的啊~~就是帅不过三秒而已~哈哈哈哈哈哈!!!!

【盾冬】金鬃獠牙08(动物世界AU)

AgentEnzo_探员恩佐:

  沉重的脚步声就从布鲁河逐渐接近了联盟。那是一头成年的雄性河马,整个布鲁克林大草原最不能惹的动物,比娜塔莎还要恐怖数倍。他一旦情绪失控,就将造成无比惨烈的后果。被誉为“尼罗鳄杀手”的班纳,嘴巴只要一张一合,鳄鱼就会断成两截。但是在他稳定的时候,则是最温和且博学的。


  班纳迈着笨重却不失速度的步子奔向了联盟成员所在处,然后温和的笑了笑:“我听娜塔莎说了,算我一个。”


  


  史蒂夫照例向他点头致意,刚想开始述明情况,就闻到了有些微妙的气味。


  


  布鲁克林已经四五年没有大狮群了,除了史蒂夫,也再没有一头成年的大雄狮。可刚刚从角马群里传递出的气息来看,并非如此,有动物藏在阿斯加德的角马群里一起过来了。


  他抬头望向不远处吃草的角马群,引起了所有成员的注目,他们的目光也同样向角马群看去。


  


  忽然间,安逸的群落出现不小的躁动,像是摩西分海一般,一头金鬃雄狮径直从角马群的对面直冲过来,似乎完全不害怕被踩踏或者刺伤,他快速的朝史蒂夫跑来,让所有人的神经拔高了不止一度。


  旺达首先出手了,她直接凝聚出了道红色的屏障,将那狮子隔离开来。“咚”的巨响,狮子直接狠狠撞在了上面,摔倒在地。


  


  “凡人……这是,什么把戏。”他晕乎乎的站起身,抖抖几乎和史蒂夫同样金的毛发,有些好奇的抬起爪子去摸那团能量。史蒂夫心里一颤,这个景象何曾熟悉。第一次看见它,他也是和这头狮子一样的反应,但他身边……有巴基。


  他用那双蓝色的眼睛盯着那狮子,问道:“你是谁?”


  狮子用同样蓝,但稍显浓重一点的眼睛回敬:“凡人,我可以允许你称呼我为索尔。”


  


  “哎哟,这不是阿斯加德的大王子吗?”山姆兴奋的拍起了翅膀,体型一下子扩张到六米,挤得索尔后退了几步。


  一听他这么说,成员们心里也都有数了。阿斯加德,非洲最大的一片草原,甚至传说有天生就变异的动物,拥有寻常人根本不可能拥有的力量。这个大王子就是典型代表,但脑子好像不好使。奥丁是那里的统治者,但已经垂垂老矣,索尔很有可能就是下一任狮王。


  


  史蒂夫心里的重担放下了点,他实在是没有多余的时间和竞争者耗,幸好索尔似乎并不是来争夺地盘的。


  


  “我的弟弟离家出走了,他就在这一片地带,我来带他回家。”索尔面上发烫的继续说道:“但是我找不到他,洛基很擅长一些小把戏,就像刚才那个凡人一样……”


  众成员异口同声:“所以?”


  “所以我来找你们帮帮我,听说你们是布鲁克林的统治者。”索尔答道。


  


  娜塔莎眯起了竖瞳,有些意味不明的吐起了信子道:“我们答应你,不过有要求。第一,加入我们联盟,在找到你弟弟之前参与我们的工作。第二,不要一口一个凡人,不然我就送你去见见真的天神。”


  她张开嘴巴,漆黑的口腔和毒牙给人以无与伦比的压迫感,索尔毛都炸了起来。他思索了洛基和给人干活之间哪个更重要,最终迫于黑曼巴的淫威点点头。


  


  “凡……吾友,我答应你。”


  


  史蒂夫感激的看了眼娜塔莎,然后开始询问:“索尔,你的能力是?”


  还没等问完,索尔就骄傲的站直了身子:“雷电。”


  史蒂夫顿时眼前一亮,几乎绷不住脸上严肃的表情:“那么你的第一个任务已经来了,去破坏皇后区的电网吧。”这是第一步,只有电网被毁灭,他们才能进入皇后区去寻找巴基和线索。索尔的到来简直是场及时雨。


  


  半小时之后,所有成员到齐,计划也如约开始。


  


  天色渐暗,九头能力超群的动物来到了皇后区边界线。斯科特跳下猎鹰的脑袋,浑身开始散发起了信息素召集令,不过数秒,如同黑云的食人蚁大军已经从四面八方蔓延过来,纷纷从电网的空隙爬了过去。它们静悄悄的,只有爬动时发出的沙沙声,非洲食人蚁们向哨楼聚拢,不过一会儿就席卷了屋子。窗户,地面,房檐,到处都是乌黑一片。蚂蚁们像煤渣般摔落,又再次包裹住整个房间。顷刻间,他们就完成了任务,甚至没有传出一丝人类的嘶吼。


  索尔待他们散开,双目直视着那哨楼,信号塔,还有绵延不尽的高压电网。成排的闪电不断落下,并非雨季,却更胜雨季的惊雷,它们接二连三的劈打在人类的电子设备上,还有那隔离了皇后区生存希望的电网。顿时火光大作,联盟成员们感觉脚下直发麻。


  


  动物怕雷是天性,整个布鲁克林,连同皇后区几乎鸦雀无声,只剩下燃烧的噼里啪啦的电网和哨楼。


  


  监视器已毁,那么他们自由发挥的时间就到了。


  史蒂夫抬高前爪,五根弯刀一样的指甲,像切豆腐似的轻而易举割裂了曾经束手无策的电网,他再也不是当初那头连尼龙绳都咬不断的病弱猫咪,现在的他,早就是远近闻名的草原统治者。复仇者联盟的队长,布鲁克林雄狮史蒂夫。


  


  体型偏小的苍鹰落在巨雕的背上,烈风刮过,山姆就带着柯林特去占据制高点,到时柯林特将会看见一切他们想要的东西。


  


  就趁着成员们抬头看向两只飞鸟的时候,彼得罗比索尔的闪电还快速,直接把史蒂夫带到一处浓密的灌木丛。


  


  “你确定你现在的状态没问题?据我所知,所有使用了那个针剂的动物都产生了很不好的恶性变异……”彼得罗忧心忡忡的看着雄狮,不知道当初的决定是不是正确的。


  “没关系,我很好。而且只要我还活着,他们就不能再次破坏我们的家园。”史蒂夫湛蓝的眼睛环视着周围的草场,心中却依旧是那头黑色豹子的身影。


  


  当初顺着布鲁河飘到岸上后,彼得罗给了他一管莹蓝色的针剂,当时他已经几近疯狂,为了给巴基报仇什么都敢尝试。自然也就注射了。索性它成功改造了史蒂夫的身体,让他有基本的能力去组建联盟。


  现在,就是它该展示实力的时候,只希望自己能撑到那个时候。史蒂夫默默想。


  


  大家还记得前几章快银嘴里的对讲机,和藏在身下然后叼起来的神秘物品吗,这就是从那场混战中拔下来的啊!


每日科普:


  不要被毒鸡汤和瞎科普的骗到,雄狮并非吃软饭的渣男,也不是一个狮群只有一头雄狮。喜爱搅基(不)的雄狮们经常会结盟,共同守护狮群。有的还主动一起去杀母狮对付不了的猎物,比如水牛啥的。他们付出的很多,而且如果不击败前来挑衅的其他雄狮,整个狮群未成年的狮子,包括它们自己都会被杀,母狮相对来说很安逸了。雄狮的死亡率可比母狮高,打一架不接受治疗很容易感染,那可是非洲啊。


  南非最有名的狮群:坏男孩联盟。一年就杀了50多头成年狮子。它们的老大恩格拉拉里克,那可真的是传奇。所有喜欢狮子的爱好者对他们是最了解的,生涯战绩都快写出书了。不过这个联盟现在已经……唉,最惨的老五怪尾巴一挑四被活吃了三分之一,后来那四头流浪狮成立了现在的保卫者狮群。老六撒旦没来的急去救哥哥,看着老五被吃,在那天他就已经不再是当初的撒旦了,两年后也被另外的南联盟狮群四头雄狮截住折磨致死。死法都是一样的。当初哥俩可是一起横扫萨比森,杀狮无数,不提也罢。


  有兴趣的姑娘们可以看一看恩老大和坏男孩们的故事,非常非常让人感叹。老恩从一开始的隐忍,到逆袭,辉煌,成为狮中之王,然后衰落,最后联盟被时光更新换代。我感觉我在给你们安利……


  >简述坏男孩联盟的故事<





英雄迟暮,联盟只剩老六撒旦(也叫T先生)老三pretty boy(不死鸟PB)紧紧依偎在一起,然而在某一天,他们也消失在了南非的公路尽头……






阿吱吖:

跟风了一下要饭表情包😂
小王子也很苦恼啊,家里有权有势还有钱,但是穷苦出身的未婚夫依旧痴迷要饭怎么破????

一个香艳的梦

青铜门下走犭句:

捕快罗杰斯,追踪江洋大盗,被对方同党追杀,情急之下逃到一户人家,破门而入。


房间正中一位异域美人背对大门,香肩半露,雪肤如凝脂,只见屋内烛火昏黄,美人肌肤渗血,后背刺着一只完成一半的狮子,神态恣睢,宛然若生。


见罗杰斯闯入,美人冷然回头,面带薄怒,手提一柄短剑便要刺去,千钧一发之际,罗杰斯道声得罪,叙明来意,求他予条生路,美人不听,罗杰斯只好与之缠斗一番,点了他穴道,抱着美人躺在一边的卧榻上,拉起薄被,熄了烛火,假作就寝。


罗杰斯钻进被窝,触手碰到一人肌肤,轻柔软滑,刚刚满心危机,现在才懊丧唐突佳人,但见此刻鼻中充满幽香,一颗心直欲跳出腔子来。


罗捕快只道美人身子裸露,闭住了眼既不敢看,手脚更不敢稍有动弹,忙吸胸收腹,悄悄向内床挪移,与美人身子相距略远。他虽闭住了眼,但鼻中闻到荡人心魄的颜料味道,回忆起方才眼前香艳情景,耳中听到对方一颗心在急速跳动,忍不住睁开眼来,只见美人向内而卧,一张俏脸满含羞愤,胸膛剧烈起伏,此刻瞪着他,美目似泣似诉。


罗杰斯立刻闭眼,不敢多瞧,心中叫苦,不知一会儿该怎么解释,只求美人刺他几剑,泄愤消气罢了。


————————


我CP沉思之后道,老罗打不过江洋大盗,却能毫发无伤制服阿冬,真是丧(gan)心(de)病(piao)狂(liang)

Vision D-smash:

前段时间去玩给予了灵感ヾ(◍°∇°◍)ノ゙

所以就来画一点度蜜月的事儿吧( • ̀ω•́ )✧【大概】

P1: 盾冬 (双十一嘛,当然要带山姆玩啊!)

P2: 锤基 (大锤的审美)

P3: EC (似曾相识的画面wwww

略OOC肾入Orz

---------------------------------------------

有一种悲伤叫直到下映了才反应过来

还没去看。。。。(iДi)

布加勒斯特之恋(1)

K.I.D:

前面先说几句。


1. 刚刚掉坑,其实连漫威的人物都没认全。之前说绝对不写(因为没别人写得好),但是世事难料啊。


2. 本来应该写盾冬,可是故事发生在罗马尼亚,让一个罗马尼亚人叫James Barnes多少有些奇怪,于是只能写成Evanstan了。


3. 写不写看缘分,能不能写完靠努力,好不好就只有天知道了。


4. 会HE的。


----------------------------------------------------------------------------








布加勒斯特之恋


 


1.


 


1987年,秋


 


一架小小的螺旋桨飞机带着轰鸣声降落在布加勒斯特机场。


飞机上只有不到十排座位,即使这样也都还没有坐满。大部分乘客穿着几乎一模一样的列宁式上装,脸上挂着彼此相似的严肃表情,年龄也差不多都在四五十岁上下。只有坐在最后一排那个戴着棒球帽、穿着格子衬衫的年轻男人,一望便是个异类。


他是克里斯-伊文斯,这趟飞机上唯一个外国人——美国人。


飞机刚停稳,两个空姐便带着殷勤的笑容和托盘里的热毛巾走了过来。前排乘客次第接过毛巾擦脸,然后起身,不疾不徐地排着队朝舱门走去。


他们上下飞机的顺序是不是由官职大小决定的呢?伊文斯猜想。自觉是整趟飞机上层级最低的人,他没有急着起身,而是透过舷窗朝外打量起来。停机坪不算很大,但这个时段起降的飞机似乎只有他们这一架,因此显得格外空旷,不像纽约JFK机场,永远都是闹哄哄的。


空姐和前面的乘客又聊了几句才走到伊文斯面前,把最后一条毛巾递给他。毛巾已经变凉了,但按在脸上仍然觉得清爽怡人——这真是一趟漫长的旅程,从纽约飞到伦敦,再从伦敦飞到华沙,最后才从华沙起飞到达了目的地布加勒斯特。


伊文斯闭着眼睛仰起头,让毛巾停在脸上,站起身狠狠舒展了一下四肢。再把毛巾拿下来时,发现空姐正带着点讶异的神情看着他。他耸了耸肩,想起出发前老板给他的忠告:“不要动不动就表现得像个粗野的美国人。”


“先生,待会下了飞机之后请直接往B出口走,别弄错了。”空姐的英语说得颇为生硬。


“呃?”伊文斯没听明白。


“那是专门为外国人开设的通道。”


 


几分钟之后,伊文斯拎着行李箱下了飞机,和他的旅伴们分道扬镳,独自一人朝B出口走去。


大厅里同样很空旷,现在只有他们一架飞机,而他是飞机上唯一的外国人。一高一矮两个穿军装样式制服的官员先是仔细地检查了他的护照和签证,接着对他说了一句罗马尼亚语。伊文斯没听懂,他掌握的罗马尼亚语仅仅只够打招呼而已。


“对不起,你们想让我做什么?”


高个子的官员又重复了一遍刚才那句话,但是语气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伊文斯觉得这未免奇怪,专门为外国人开设的通道却不会说英语。


“对不起,你们必须得和我说英文我才知道该干什么。”他抬起双手放到胸前,做出一个恳求的手势。


“打开你的箱子。”矮个子的官员终于开口吐出了几个英文单词。


伊文斯犹豫了。他不想在一开始就惹麻烦,但也不情愿就这么把行李箱交给别人检查,哪怕他并没有携带任何违反规定的物品——出发前罗马尼亚驻美国大使馆给他传真过一份长长的违禁品清单,他认真查对了两次,绝对没有问题。


就在这时,另一个方向的门被推开了。一个穿白衬衣的年轻男人匆忙地跑了过来,“你是克里斯-伊文斯?”他挥了挥手。


伊文斯刚点了点头,这个年轻男人便转过头,从上衣口袋里拿出自己的证件和一封信交给那两个官员检查,接着便和他们说起了罗马尼亚语。伊文斯等了几分钟,那男人终于转回头又和他说起了英语。


“伊文斯先生,我刚刚告诉他们你是宣传部的客人,不过你恐怕还是得让他们检查行李。你知道的,我们必须照章办事。”


伊文斯觉得这是他自离开伦敦之后听过的口音最好听的英语,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没有再拒绝,一俯身把行李箱提起来放到桌面上,大方地掀开了盖子。


行李箱里有一半是衣服鞋子和洗漱用品,另一半是一个空白笔记本、几支钢笔和一本辞典,还有一台显眼的白色奥林匹亚牌打字机。矮个子官员伸手用力按了几下键钮,年轻男人立刻掏出另一张纸递到他面前,又说了一句罗马尼亚语。


“我告诉他们这台打字机已经注册过了。”他转过头朝伊文斯眨了眨眼睛。伊文斯注意到他有一双俏皮的眼睛,在大厅白晃晃的日光灯下看起来是浅绿色的,像家乡波士顿早春时节河面上跳跃的阳光。


终于结束了全部的检查,年轻人带着他走出大厅,一辆香槟色轿车看起来已经等待多时。伊文斯不认识汽车上的商标,他猜这是个苏联或者捷克的牌子。


戴鸭舌帽的司机从车上跳下来,帮伊文斯把行李箱放好,然后拉开后座车门,客气地请他上车。年轻男人径自绕到另一边钻进副驾驶位,车子很快开动了。


“我先让司机送你去你住的酒店,飞了这么久,我想你一定很累了。明天早餐之后我会在酒店大堂等你,我将担任你全程的向导和翻译。”说完这几句话,年轻人笑了,眼睛和嘴唇弯成轻快的弧度,他从前座伸过手来,“我是塞巴斯蒂安-斯坦,很高兴认识你。”


 


 


三天前,纽约


 


位于曼哈顿的史塔克新闻集团大楼照常熙来攘往,顶楼的办公室里,集团总裁托尼-史塔克和他手下的特稿记者克里斯-伊文斯正并肩站在宽大的落地窗前。楼下又堵车了,但嘈杂的街市声并不会透过玻璃闯这间豪华的办公室,他们手里装着威士忌的玻璃杯相碰时发出的声音依然清脆而清晰。


“我猜罗马尼亚没有这样好的酒,好处是也不会堵车。”


“等我亲眼看到了再告诉你。”


“我一直很中意这个选题,本来想再派个翻译跟你去的,可是罗马尼亚方面只肯发一个人的签证。”


“能去就已经很好了。从前他们都不接受西方记者,最好那次也不过是让华盛顿邮报的记者跟着政府安排的新闻观察团待了三天,回来写出的东西不过是英文版的宣传稿。这次他们居然给了我两个月的签证,而且看起来好像不打算限制我的行程,这已经大大超出我的期望了。”


“所以你必须得写出点让人大吃一惊的东西,否则我不会让他们给你订返程机票的。”


伊文斯笑了。史塔克是个天才的传媒经营者,在事业上于他亦师亦友,自从他进入集团,史塔克一直很支持他那些费时费力却颇见深度的选题。


“说认真的,你去那边要小心,我觉得他们不会那么容易就让你接触到一切。”


“我知道,我有自己的判断,不会见到什么就相信什么。”


“不止是工作,你自己也要小心。我已经跟那边使馆的朋友打过了招呼,有任何麻烦你都可以去找他们。”


“我会留心的。”伊文斯点点头,“不多聊了,我得回去做准备了。”


“对了,”出门前史塔克叫住了他,“东欧姑娘很漂亮的,你可以,呃,小心地尝试一下。”


伊文斯看着老板促狭的眼神和小胡子,无奈地摇了摇头,“我不打算惹任何麻烦。”


 


 


两天前,布加勒斯特


 


宣传部长布洛克-朗姆洛坐在政府大楼专属于他的办公室里,隔着一张办公桌打量着对面椅子里的年轻人。以官员的标准看朗姆洛算是很年轻,才四十出头,和他的同僚一样梳着一丝不乱的短发,表情严肃得略有些过分。


“斯坦同志,你知道组织为什么会派你去完成这个任务吗?”


“因为我忠诚。”


“忠诚当然是最重要的。”朗姆洛颔首。他从塞巴斯蒂安-斯坦还是个少年时就认识他了,他知道得很清楚,尽管他每次走进这间办公室都会竭力表现得沉稳严肃,可只要他笑起来,就会立刻变成另一个样子。“除了忠诚之外,还有另外一些特点让你成为最适合这项任务的人。首先你的英语很好,其次你看起来不像那些人那么沉闷,不至于让这个美国人一来就起了戒心。”


塞巴斯蒂安不是很清楚部长说的“那些人”是指谁,但他知道一定有很多和他一样的人,明面上有个职业,暗地里却会接受另外一些任务。


“这段时间你要全程跟着那个美国人,陪他聊天陪他玩,就像普通的年轻人一样。我看了他的资料,他比你大三岁,你们算是同龄人。”朗姆洛顿了顿,“但你心里一定不能放松,不能让他自由活动,不能让他接触不是我们安排的人,他写出的每一个字,你都必须拿到手里交给我们审查。”


“我明白。”


“这里有一份半个月的日程安排,上面是所有他应该去参观采访的地点。我已经跟这些单位都打过招呼了,还会派一辆汽车全程听你调遣。记住,一切都必须紧贴着计划走,没有自由活动。”


塞巴斯蒂安接过部长递给他的一叠材料,右上角用回形针别着那个美国记者的照片,有着金色的短发和坦荡的眼神,应该说相当好看。塞巴斯蒂安心里微微一动,他不确定这样一个人会不会安于一切听他安排,也许不那么容易,但他会努力完成任务的。


“对了,待会儿让杜米楚秘书带你去挑几套衣服,我们最近刚从意大利进口了一批,打算过阵子发给部里的人穿上出席外事活动。你随便挑吧,你知道的,时髦一点。”



盾冬HAIL_STUCKY弁天:

盾冬G稿特集…(應該說舊稿混更特集…)(打死)

P1P2是2015年的盾冬結婚合誌「LOVE WIN」的G稿

嗯…不常接到約稿所以不但稿量很少,時間跨度也超大的XDrz

反正都沒放過lof就一起搬過來放了XDrz

西谷Alter:

跟风做的一个沙雕视频,皮皮桃皮这一下意犹未尽。

对不起阿毛我还是爱阿毛的


b站的审核好慢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