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冬

枕在蔷薇花园

队长家的冬喵:

重刷队3又被记仇的史蒂乎可爱到了。
.
.
.
.
(锤哥也不总是反面案例)

(盾冬)两位丈夫3

云鲤鲤鱼:

黑白盾X吧唧,一点点火王子&柯王子


《不可说》番外,不看正文也没有影响


3P,有宝宝,NC-17,千万千万千万注意避雷。。。





第一章


第二章


本章请点这里




有收录在新刊,预售戳这里



🐇🐇🐇宝心-甯公子🐇🐇🐇:

复仇者仿生人系列—Steve


啊啊啊!我终于画完了男神!每次画最喜欢的角色都容易跑偏,下笔那叫一个小心翼翼啊……



想大声说出对队长的爱!


顺便提醒一下这款仿生人的使用规范:


Steve型号的仿生人分为正常款跟黑化款。黑化款请谨慎使用,尤其已经拥有巴基款仿生人的消费者们请谨慎选择黑化款。【据测试黑化款Steve会对巴基各种侵犯……】



而拥有正常款的各位请记得如果带仿生人出门请开启智能监测模式,避免跟附近的tony型号仿生人碰面,如造成意外损伤,公司概不负责【真是要求多多,工程师差评】



好了,我已经下单了,据说这款机器人有特殊的“叫你起床”功能,待我测试一下先:)



(盾冬)两位丈夫5 END

云鲤鲤鱼:

黑白盾X吧唧,一点点火王子&柯王子&火TJ&柯TJ


《不可说》番外,不看正文也没有影响,这个番外完啦,接下来更正文~


3P,有宝宝,千万千万千万注意避雷。。。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Johnny:喂,小胖子,你哥在不在家?


TJ:不在!


Johnny:他出去了?和谁,是不是Curtis?


TJ:关你屁事!


Johnny:啧,你现在怎么变这么凶,你小时候还脱过裤子给我和Curtis看呢。


TJ:你胡说八道!


Curtis:没有吧,我们当时不想看,你还哭鼻子了。


Johnny:你怎么现在才来这里?看来Jack不是和你出去了。


TJ:你们死心吧!Jack是绝对、绝对不会喜欢上你们的。


Johnny:哦?这么说我们应该去喜欢谁,喜欢你?把裤子脱下来给我们看看,屁股应该挺多肉的,要是合心意我们就改喜欢你。


Curtis:……你弄哭他了,Johnny。


Johnny:干吗,心疼?


Curtis:不是。


TJ:好像我稀罕你们似的!滚出去!


门砰地关上了。


Johnny:……觉不觉得他刚刚那个样子有点可爱?


Curtis:……一点点。


Johnny:看他浑身肉乎乎的,干起来应该挺爽的吧。


Curtis:别说这种话。


Johnny:别装了,想不想干。


Curtis:……我可以想,你不可以。


Johnny:你他妈想吃独食?


Curtis:……吃过了,那晚他喝醉了,跑来我这里说喜欢我们。


Johnny:什么?啥时候发生的事?!


Curtis:上周。


Johnny:我操?那他知不知道谁上的他?


Curtis:不知道吧。


Johnny:……


TJ焦急地打电话:Jack!你快回来,Curtis和Johnny在我们家门口打架!踩坏前院好多花了!


 


Steve和Rogers生日。


Bucky:唔……生日快乐,这是礼物。


Rogers:干,穿成这样是想迷死你两个老公?


Steve:你干什么。


Rogers:亲他,你有什么意见?


Steve:应该问Bucky的意见。


Rogers:你慢慢问,老子现在就亲他,还要干他。


Bucky:……


Bucky:Hello?


Bucky:你们慢慢打吧,我去看电视了。


 


Bucky的生日。


Steve:生日快乐,Buck,今天你什么都不用做,我们来帮你。


Rogers:是哦,够贴心的吧?


准备吃饭,两个勺子一起递到嘴边:我喂你,吃我的。


Bucky:……


准备喝水,两个杯子一起递到嘴边:我喂你,喝我的。


Bucky:……


准备洗澡,两只手分别被握住:我帮你洗。


Bucky:……


准备睡觉,两根东西一起递到嘴边:我喂你,吃我的。


Bucky:给我他妈滚开!


 


Steve要出差两天,每隔一小时一个电话。


Rogers:喂,又干吗。


Steve:这回怎么是你接,Buck呢?


Rogers:你猜~


Steve:我警告你,我不在,你不准碰他,他是我们的,不是你一个人的。


Rogers:哦~可是他的腿夹住我的腰了哦。


Steve:什么?


Rogers:宝贝~你要听电话吗?哦他好像没空,给你开个免提吧。


Steve:Buck?


Bucky:嗯……啊?


Rogers:你的老公Steve不准我操你耶。


Bucky:Steve……


Steve:不可以,Buck!


Rogers:宝贝,你给不给我操呀?


Bucky:唔,我……


Steve:别让他碰你,Buck,乖,等我回来,我们一起填满你。


Sam:……打扰一下,组长,人来齐了,可以开会了。






END


有收录在新刊,预售戳这里

要什么点心:

final后再挖坑吧
偷偷记一下几个想到的片段

₊˚‧(๑σ̴̶̷̥́ ₃σ̴̶̷̀)·˚₊
队詹时期,双向暗恋,互相吃醋???



-片段1-

“你就这么想让我和卡特谈恋爱吗?”史蒂夫一脸平静地看着巴基,语气里听不出一丝怒意。

史蒂夫在身后偷偷握紧拳头,手心里圆管状的东西硌到了他的手指。这个小巧精致的圆管仿佛在发烫,上边繁杂的浮雕图案紧紧贴在手心,烫得史蒂夫心里难受。

可是他不能丢掉,那可是巴基送给他的,属于女孩子的口红。

“拜托史蒂夫,你上次傻子一样拒绝了卡特,任何女孩子都会在心里生气的。”巴基恨不成钢地说着,语气里全是惋惜,“我保证送了这个礼物,卡特会原谅你的。”

史蒂夫一句话也没有说。

巴基有些尴尬地笑着拍了拍史蒂夫的肩膀:“嘿,我可是你的感情顾问呢,必须要保证美国队长的恋情顺利进行。”

即使我一点也不想把你推给任何一个姑娘。

“好吧。”史蒂夫望着巴基盛满期待的眼睛,叹了一口气,默默把口红收进口袋。

我的恋情不可能顺利的,除非我知道怎么追求站在我面前的傻子。



-片段2-

“口红是吧?我觉得这个颜色更适合你。”

史蒂夫决定给他一点教训。

巴基满脸通红地看着拿着口红的史蒂夫,对方压在他身上,左手扣着他的双手,让他动弹不得。

“史蒂夫,我觉得我们可以先坐起来好好谈一下?”

“想都别想。”

史蒂夫露出美国队长式微笑,洁白的牙齿亮得巴基头痛。

今晚是跑不掉了。


之后他们干了个爽(什么鬼???




我自首,我就是想看队长吃醋,然后对他的中士这样那样,一边被这个小混蛋气得牙痒痒,一边又温柔地对待对方。在床上动作有点粗暴,但把对方欺负狠了眼泪汪汪地叫唤后又收着力量,想好好教训一下最后还是无奈地心软放弃,搂着对方咬了一下他的耳尖,瓮声瓮气地说:下次不许再这样了。


然后我还要自首,我想看穿着军装的巴基被日啊!!!一开始还嘴犟地梗着脖子不理对方,到最后被日得说不出话,哼哼唧唧地小声道歉,其实心里很高兴对方吃醋在意自己。

野战也好,在营地也好,反正要那种被人摁在墙上干!!腿无力地挂在对方手臂上,自己一点力也使不上,被迫接受着,节奏也是对方掌握着,一个劲儿欺负重点部位。爽到一定程度就停下来,被打断肯定不好受啊,肯定是要哭唧唧求对方再使劲一点,眼眶和脸颊都是红红的,声音还软软的带着鼻音。自己偷偷迎合着对方的动作,无知觉地扭着屁股,想要深一点,对方发现后反而更加大胆,骑着对方自己来, 其实腿软得站不住。被日到最后意识混沌说着胡话,一个劲乱撩拨。


我在写什么胡言乱语🤷🏿‍♂️


(盾冬)两位丈夫4

云鲤鲤鱼:

黑白盾X吧唧,一点点火王子&柯王子&火TJ&柯TJ


《不可说》番外,不看正文也没有影响


3P,双性吧唧,有宝宝,NC-17,千万千万千万注意避雷。。。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本章请点这里




有收录在新刊,预售戳这里



【盾冬】【授权翻译】Gimme Shelter 1-2

Juliaindream:

作者:spoffyumi


原文链接


授权:






普通人盾冬AU, 退役士兵史蒂夫×动物收容所工作者Bucky。酸酸甜甜的爱情故事。




概要:


巴基喜欢他在动物收容所的工作,但他不太擅长和人打交道。他的老板尼克想解雇他,他的薪水仅能糊口,更别提他的家庭了。史蒂夫想领养一只狗。他们能否各遂其愿?


一个关于盾冬和狗狗们的故事,小虐。




预警:


提及Bruce/Natasha,冬寡过去时。




AO3备份点我




1


在猫与狗的叫声中,春田动物收容所又度过了一个安静的夜晚。


巴基把小斗牛犬抱在怀里,从大堂旁的美容区域往狗舍走去。切达在他怀中扭动,舔着巴基的下巴——他每次被刷毛之后就兴高采烈的。这只狗棕白相间的皮毛闪着光。巴基不明白为什么切达还没被收养。同时,他也希望暂时没人收养它,直到自己找到一个允许养宠物的住所。


巴基正要把小狗放在笼子里,听到了大门打开的声音。他把切达放下,然后看了看表。现在是八点一刻,收容所快要关门了,巴基是唯一值晚班的员工。一般没有人在六点以后来收容所,尤其是工作日。正因为如此,巴基才要求排晚班。比起和人打交道,他更想和动物待在一起。


收容所的墙壁一半都是玻璃的,以便访客能清楚看到那些等待收养的动物。巴基透过狗舍与大厅之间的玻璃打量着那个刚进来的金发男人。他留着平头,胡子剃得很干净。他的白色T恤和卡其色裤子下的肌肉紧绷绷的。


巴基把注意力放回到狗的身上,试图克服自己的不适。他知道自己穿着皱巴巴的法兰绒格子衬衫和破旧的牛仔裤,身上脏兮兮的,全都是狗毛。那个男人是他父母眼中理想的儿子的样子。


巴基叹了口气,关上了切达笼子的门。他在裤子上擦了擦手,走了出去。他的左手已经开始发抖了。真棒。


“我能帮你做什么?”他平板地问道。


“你好,”男人说。“你是这儿的员工吗?”


巴基看了看四周,试图找出另外一个员工来。“呃,是的。”


“哦,好的。我想收养一只狗?”


他微笑着说——这家伙还有一口雪白闪亮的牙齿。巴基摸着自己下巴上的胡渣。“我们再过十五分钟就下班了。”


“好吧,我可以先看看吗?”


巴基耸了耸肩。“可以。但你今晚还不能带着狗回家。我们得办手续,我的主管也得在场。”他打开了通往狗舍的门。


“没问题。”


狗狗们闻到陌生人的气味,开始躁动起来。有些竖起耳朵,摇着尾巴。有些呜呜哀叫着,瑟缩着躲在笼子深处。其中一只比格犬——那应该是史黛拉——叫了起来。不久,它的姐姐依奇也叫了起来。


巴基有点儿想让这个人自己转到下班时间,但是也许他得问点什么。他不情愿地开始问一些常规问题。“你想要领养哪个品种?”


他在心中猜测着这家伙的喜好。大狗。排除杂种犬,他肯定想要纯种犬。也许是德国牧羊犬。或者是一只猎犬。一只不错的黄金猎犬,是的。一只很美国的猎犬绝对配得上这家伙的典型美国扮相。


收容所现在没有黄金猎犬。它们往往很快就会被领走。


“我不确定。我刚搬进个不错的农家,有个大院子。我一个人住这房子太大了,想领养一只狗作伴。”


所以这家伙还有一幢房子。巴基再次上下打量他。这家伙绝不会超过二十五岁,应该和巴基差不多大。他身上有熟悉的气息。


他停在斯波克的笼子前面:“这只狗看上去挺友好。”


员工们认为斯波克是黑色拉布拉多犬与牧羊犬的混种。他有一身带着白色斑点的黑色皮毛,对人十分友好。


“你可以摸摸它。”巴基说。


斯波克很喜欢被人抚摸,它的尾巴拍打着笼子。“你看起来有点眼熟。”这家伙说。


巴基楞了一下,才意识到他是在对自己说话。“嗯?”


“对,”那人微笑地看着巴基。巴基挺直脊背。“我不知道,我们是不是一个高中的?我上的西区高中?08班?”


“对,我也在那里待过一段时间。”巴基盯着自己被胶带粘起来的二手马丁靴看。傻啊。他想。你没必要说跟他说那么多的。


故事远不止这样,但这人没必要知道。


“是啊…”那人说着。“对,我记得你。巴恩斯,没错吧?巴基?”他提到这昵称时有点犹豫。“希望这不是什么在背后叫的绰号。”


“不,那就是我的名字。是我的中间名的简称。也是我妈妈的姓。布坎南。”


巴基的声音在犬吠声中中显得格外小。他知道自己说得含糊不清,只得希望这家伙不会让他再重复一遍。


“没错!我擅长记住人脸。你看起来跟我印象中差别好大。你的头发变长了。”巴基伸手摸着自己的头发,在最后一位员工离开之后他就扎了一个松散的发髻。现在大部分头发都从橡皮圈中散了出来。“我也跟那会儿不太一样了。”


巴基意识到这家伙想让他猜猜自己是谁。该死,他想。“对不起,”巴基说。“我曾经出过事故…记不起来你是谁了。”


“史蒂夫。史蒂夫·罗杰斯。”他又露出了人生赢家般的笑容。巴基不安地望着史蒂夫伸出的手。


还好是右手。巴基和他握手,手掌传来粘稠液体的触感,他咧了咧嘴。“抱歉。狗的口水。我没想到。”史蒂夫收回手,毫不犹豫地在他干净的卡其裤上擦了擦手。


巴基在衬衫上擦手,他回忆着。史蒂夫·罗杰斯。有了,他突然抬起头看向史蒂夫。“我确实记得你。”他皱起眉毛。“你以前要更小些。”


“没错。”史蒂夫说。他退了一步,看向下一个狗笼里的狗,那是一只叫可口的杂种犬。“你大概还记得那个气喘吁吁去上体育课的小个子。”


其实,巴基还记得些别的。一个瘦小的孩子,弯下腰来保护他。巴基比他高个几英寸,完全有能力和那些嘲讽他的黑眼睛混蛋对打。


他眨了眨眼。那是…什么时候?中学四年级?在他的继父送他去军事寄宿学校之前。军校是父亲逼他去的,但他还是在那儿度过了几年不错的时光。


“这只狗叫什么?”史蒂夫说着,看向笼子上的名牌。“口袋?真可爱。”他伸出手。


巴基向前跨了一步。“别摸他!”


巴基看到史蒂夫缓缓转向他,一边说着,“嗯?”他的手还在笼子里。而那只叫做口袋的小猎犬已经咬上了史蒂夫的手指。




2


“该死。见鬼。该死该死该死。”巴基无法控制自己的咒骂,在一位客人面前。一位在巴基值班时被咬了的客人面前。“见鬼。”


“没那么严重。”史蒂夫说。他看看从自己食指指尖滴落的血滴。巴基已经打开了急救箱。“我觉得贴个邦迪就可以了。”


巴基没有回答。他翻找着箱子,只看到许多圈纱布和胶带,而没有真正的绷带。他猛地合上急救箱,来到储藏室的架子前,那边有一些兽医用品。没有普通的绷带。“拜托。”他嘟囔着,然后抓起一瓶过氧化氢和一副剪刀,回到史蒂夫那里。


“我车里可能有邦迪。”史蒂夫说。


巴基无视了他,拿出一卷绷带,在柜台上把它摊开。然后他拿起了剪刀。他挪动了一下身体挡住史蒂夫的视线,然后用左手按住绷带,从上面剪下一小块来。他吐了一口气,然后剪下了好几段胶带,把他们贴在柜台上。


现在是最难的部分了。


“把你的手放在这儿。”巴基指着桌子。他待会儿得清理一下桌子。史蒂夫的手掌向上摊平在桌面上。巴基拿着棉球的左手发着抖。他右手不小心倒了太多过氧化氢上去,洒在了桌子上。他待会儿也得把那弄干净。巴基咬住下嘴唇,慢慢清理了伤口,把几层纱布敷在伤口上,然后用左手按住纱布,腾出右手去缠绷带。


当一切工序完成后,巴基叹了口气,后退了几步。“好了,”他说。“好了。”


“做得不错。”史蒂夫打量着绷带。“虽然我觉得贴个创可贴就行了。”


巴基耸了耸肩。“这是收容所的规定。”收容所还规定急救时要戴手套。不过真要这样就太可怕了。


“明白了——哦,抱歉,我耽误你下班了。”史蒂夫指着表,这会儿已经八点三十五了。“我明天再来一趟。”


“明天?”巴基明天晚上还值班。他突然希望自己明天不在。


“对。那明天见?我们可以再叙叙旧。希望我明天不会被咬了。”


叙旧?这个词有点荒谬了。“好。”


“回头见。”


史蒂夫走后,巴基锁上门,开始擦桌子。史蒂夫真的想和他“叙旧”吗?为什么是和他?巴基只在西区高中待了几年。没毕业。也不认识什么人。没有朋友。巴基不想史蒂夫再来了。收容所的动物若是咬了客人,就得被送去安乐死了。要是史蒂夫不再来了,口袋也许还能活下去。巴基的主管也不会质问巴基是否能胜任工作。巴基需要这份工作。


巴基关上了灯,但他没有离开,而是又回到了狗舍。


他在切达的笼子前坐下来,把头靠在栏杆上。切达舔着他的额头。“我总把事情搞砸。”他对自己唯一的朋友耳语道。


TBC


 3-4

【Evanstan】Juicy(ABO孕期PWP)

Janet:

关键词:脐橙 产乳 大肚 潮chui 孕期软包 


秋名山约吗?


END?


有涨粉小心心留言听起来好棒啊,疯狂暗示

芸_姜:

👉 今天依然是盾🐶❤冬🐱的甜甜的一天👈

• 这次的P图,纯属本人被三伏天“烧”出来的沙雕脑洞😓

• 图源来自B站视频《当开心狗巧遇不爽猫》

• 只图一乐😁侵删致歉 •

【盾冬】歸心-5

微糖抹茶舒芙蕾:





Summary:精英痴汉盾x害羞人妻冬!Steve回到家乡评估自己家旅馆的收购案,终于见到了他从来没见过的未婚夫。





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


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


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


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ABO生子!




大家數著算日子的那個夜晚就是今夜了XD


因為加上了車所以今天更新的字數是我平常一章的兩倍,


所以明天停更一日XD


請慢用!




Ch1 Ch2 Ch3 Ch4


====


繁體版:AO3


====


我在人群里见到我的太阳,他却因我而陡然光亮。






Bucky的工作告一个段落,他交代Wanda有事随时联络他,便走出门去找Steve和Natasha。他方才一下子忙了起来,担心Steve被晾在一旁,很自然的就叫了Natasha负责带Steve参观,毕竟塔奇旅馆如果接待什么重要来宾,Natasha一直都能打理得妥妥当当。但当Bucky忙完手边的事,想起过去Natasha对Rogers家这个二十几年都没回过塔奇山的小儿子,一直都颇有微词,在知道Bucky对Steve长年的挂念后,印象更是大打折扣。担心对看不顺眼的人从来不会给好脸色的Natasha也给Steve一顿排头吃,Bucky连忙穿上外套往外头走。




他走到了欧风别墅区与南洋villa区的交界点,远远看见Natasha和Steve正在谈话,他还来不及出声喊他们,Steve侧了下头看见他,原先略微冷淡的表情瞬间亮了开来。


Bucky眨了眨眼,嘴角忍不住弯起,Steve一边跟他招手一边跟Natasha说了一句什么,随即快步朝自己走来。






『Buck! 』还差几步路就要走到他面前了,Steve却迫不及待的先喊了他,Bucky应声时,Steve已经握住了他的肩膀,摸了下他的脸颊与耳垂:『嘿,你忙完了吗? 』


「嗯,今天的客人不多,如果有突发事件,Wanda和Natasha会通知我。你参观完了吗?」Bucky问,望着Natasha似乎要朝他们走来,但Steve揽着他的腰,把他往另一个方向带,而Natasha也没有出声喊他。想了下让Steve和Natasha在他面前正面交锋也不是件好事,Bucky顺着Steve的脚步往南洋villa区走进去。


『只稍微知道了分区,细节还不清楚。 』Steve说,Bucky点点头,开始为他详细的介绍旅馆内的大小设施。






两人花了大半天在塔奇旅馆里,中午就在员工餐厅吃饭。因为心思完全放在旅馆上,说得太投入没注意到时间,来不及回去做饭让Bucky有点介意,但Steve坚持不让他匆匆忙忙的赶出一餐饭。


『赶着做饭很累的,我不想让你这么累。 』Steve问了园内的员工餐厅位置,让Bucky带他一起去,还说员工餐厅是重要设施,他本来就应该进行考察。


Bucky把Steve牵着他的手又握紧了,微仰起头笑着说:「那晚餐再做大餐给你吃。」


『你做的什么都好吃。 』Steve吻了吻Bucky的唇角说。






晚餐时,Bucky如他前一晚所说,煮了干贝鲜虾鲈鱼汤,烤小羊排撒上孜然粉,芒果虾仁和酪梨拌成沙拉盛在薯片上,饭后还准备了樱花抹茶布丁。 Steve照样吃得精光,并且在心里暗暗计画明天开始早上要先绕着家里这片森林跑上三圈,不然等他回纽约后,体脂肪率能吓坏他的健检医师。


夜晚两人通常会一起在客厅,窝在沙发的抱枕堆里工作或看书,十一点过后才上床睡觉。 Steve习惯早上洗澡,Bucky在跟Steve介绍浴室的使用时,说他除了早上的冲澡外,每隔几天也会在晚上泡个澡。






Steve半躺在床上想,Bucky这三天每天晚上都又洗了一次,但早上他进浴室盥洗时也会发现刚有人淋浴过的痕迹。还没想通Bucky干么洗得这么勤快时,Bucky已经走进卧房,爬上了床,身上只穿着一件白色的浴袍。


「Steve⋯⋯」Bucky等到Steve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时,才开口小声说:「再说一次你喜欢我。」


这个要求有些突兀,意识到Bucky可能在等待什么的Steve,微微睁大了眼望着Bucky。




Bucky看起来很紧张,他的手紧紧抓住了自己浴袍的带子,在等着Steve的回应。 Steve坐起身,用手把Bucky垂在肩膀上的长发往后梳,让Bucky的五官完整地露出,在他唇上轻吻了一下,额头抵着Bucky的额头说:『你曾经从什么地方掉下去过吗? 』


「我没有⋯⋯」Bucky呐呐的说。


『我玩过一次高空弹跳。当你从桥上跳下来的时候,有一段时间你只是直直往下坠落,手边抓不到任何东西,也没有其他力量阻挡你,人是会下意识的感到恐惧的,到现在我还能记起那时刻我心跳得多快多害怕。 』Steve说,他捧着Bucky的脸,拇指温柔的滑过他的脸颊:『见到你的第一眼,我感觉自己又回到那座桥上,你推了我一把,让我毫无准备的往下掉,越掉越疾。 』


『可是这次我一点也不害怕,Bucky。我觉得我不是在坠落,我是在飞翔。 』Steve直直地望进Bucky的眼睛里:『我好喜欢你,我好快乐。 』




「⋯⋯Steve。」Bucky眨了眨眼,眼睛里已有水光。他握住Steve的手,放到自己的衣带上,轻声说:「我准备好了。」






解开浴袍的过程像是拆开一件期待已久的礼物






Steve的过份行为不只如此,Bucky好不容易恢复了一点体力走出浴室,才发现时间已经过了十点半,早就超过早餐时间,该开始准备午餐了。


最讨厌做饭时间被干扰的Bucky,冷着脸泡了一杯鲜奶麦片给Steve垫肚子,然后就把他赶进书房工作。午餐前他送了一块烤豆腐甜甜圈进去,Steve拉着Bucky的手臂,想把人抱进怀里哄,只换来Bucky一个瞪视:「吃完午餐前不准碰我。」甩开了他又往厨房走回去。






千万不能打扰Bucky做家务的行程,尤其是做饭。 Steve默默学了一课。








====


人妻禁忌:☀️我可以,干擾我做飯不行!




★點擊「歸心」tag看連載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