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白

我心匪石 不可转也

【Evanstan】超模2

sherry🐱:

写在前面:


摄影师桃×模特包


题目的超模指的是Sebastian,我曾觉得Seb的美貌会让人忽略他的演技,那么做模特却是再合适不过了。故事主要发生在巴黎,是一个纠结的爱情和成长故事。


1




2


 


周一早上,Sebastian准时到了Elite大楼。


Elite成立于20年前,总部位于巴黎,算得上是法国甚至是世界最大的模特经纪公司之一,与IMG公司等齐名。Elite的旗下的模特大多数来自东欧国家,波兰、乌克兰、匈牙利等,这些国家的女孩儿们大多高挑、漂亮、可塑性高,因为祖国并不发达,事业野心也强。Sebastian虽是男孩,但相貌出众,被星探在匈牙利这种地方发现,也不奇怪。


Sebastian来巴黎之前,跟Anthony已经通过电子邮件和书信联系了很久,Anthony寄给了他很多杂志,让他恶补时尚圈常识,老实说,他还挺有天赋的,不出几个月,对时尚圈历史,各大品牌和设计师,还有圈内知名模特都已能够如数家珍。


90年代初的模特行业,被称为真正的黄金超模时代,这时候,社交网络和智能手机还没有被发明出来,模特们想要增加曝光率,没有捷径,只能老老实实走秀、代言、拍杂志,谁能出名纯粹看的是你的脸,你的身材,你的形象和风格能为品牌和杂志带来多少创收。


而这时,时尚圈已经被以‘Big 5’ 著称的肉感模特们引领很久了,无论是Cindy Crawford还是Naomi Campbell,一律是前凸后翘,玲珑有致的身材加上火辣标致的五官,那时,人们追捧她们,追捧‘健康美’,这没什么不好,只是,时尚圈出了名的喜新厌旧,某种风格流行久了,就一定得换上一换。


 


毕竟是第一组工作照,Anthony亲自带着Sebastian在公司的几个棚内摄影区熟悉环境。Sebastian穿着统一的简约白T,黑色牛仔裤和黑色短靴,没有化妆,头发也是自然的形态,就这样在白色的背景板面前拍了一组类似于‘登记照’一样,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照片。


“照片洗出来会寄到你公寓,面试时随时带上,”Anthony带着Sebastian从一个摄影棚走到另一个摄影棚,他说,“最近正好法国Teen Vogue杂志在跟我要年轻的男模特,搭配他们已经选好的女模拍内页,时间还没截止,你进去,摄影师会带你录个视频,我会把视频推给他们主编。”


Sebastian初来乍到,自然是经纪人说什么,他做什么。此时这个摄影棚只有摄影师,Anthony和他三个人,他还算放松。


他乖巧地走到白色背景板前,摄影师把机器推近了拍摄,开始跟他互动。


“请告诉我你叫什么和来自哪里。”


“我叫Sebastian Stan,来自罗马尼亚。”


他的声音被空旷的环境冲散了,摄影师说,“可以大声点,再说一次吗?”


Sebastian又说,“我叫Sebastian Stan,来自罗马尼亚。”


他的声音没有寻常18岁少年的低沉和沙哑,反而听上去柔和,温润,还带着baby的黏味儿。


“请把头发往后剥,让我看看你的全脸。”


Sebastian照做,他伸出手把有些长的刘海往头上剥,整张脸清晰地呈现在摄像机面前。额头,眉毛,眼睛,鼻子,脸颊,嘴唇,下巴,这些组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副非常震撼的杰作,摄影师和Anthony对视一眼,继续说,“好,现在转过身,给我看看侧脸。”


Sebastian放下手,刘海复又垂下来,他侧着身子对着摄像机,与摄人心魂的五官相比,他的下颚线条如雕塑刀割出来一样的硬朗,这让他的个性和特色极其分明,把他与那些莺莺燕燕的女孩彻底区分了开来。


摄影师说,“请转到另一边。”


Sebastian转一圈,转到另一边展示。


脸看清楚了,摄影师又问,“不工作的时候喜欢做些什么?”


“喜欢在海边,晒太阳,游泳,或者在美术馆看画。”


“全世界最喜欢的地方?”


Sebastian突然轻轻笑了,带着点青涩,“我只去过几个城市,还没有最喜欢的地方,等我有了,再告诉你。”


摄影师说,“没关系,走近点,走到摄像机面前来。”


等他走进了,脸几乎填满了整个画面,摄影师又说,“把手指插进头发里,试着跟摄像机玩耍。”


Sebastian伸出一双白皙手掌,慢慢把十指陷进柔软的发丝里去,他离摄像机太近了,甚至有点轻微的曝光过度,他的头缓慢歪向一边,下巴上的小窝越发清晰,灰绿的瞳仁始终盯着镜头,过了会,他的食指绕起一戳头发,轻轻绕在嘴边把玩,没几秒忍不住轻笑了出来,眼睛弯成月牙,一股沾着蜜的甜意直达观看之人的心底。


“现在试着眼睛不要笑,不要太甜蜜,试着性感一点。”


Sebastian低头,一股刘海跟着他垂下去,轻轻搭在了眉眼上,不一会,他抬起头来,用一只手把那一股刘海勾在耳后,眼睛微微眯起,一侧嘴角轻轻勾起,一个最标准又最独特的坏笑出现在他脸上,这笑容的勾引意味有些强,即使是见过不下千百个模特的摄影师都短暂地愣了一秒,随后他关掉摄像机,说,“我想可以了,谢谢你,Sebastian.”


 


拍完试镜用的视频,Anthony在办公室跟Sebastian交待事情。


“最近熟悉得怎么样?”Anthony问,Sebastian觉得Anthony看上去很可亲,跟公司其他人比起来都爱笑一些,因此在Anthony面前格外放松些。


“很好,我准备好了。”


“Chase和Will你认识了吗?他们比你早来两年,也住在你公寓那边。”


Sebastian点点头,“认识了,他们人很好,我们挺合得来的。”


“那就好,两周后的巴黎男装周,我已经帮你约了大部分品牌的面试,这两天就得开始去跑了,一开始有人跟你一起,你熟悉得快些。”Anthony递给他一份文件,上面有品牌的名字,设计师的名字,秀的时间,面试的时间。


Sebastian道谢,突然问,“Anthony,你觉得我跟他们一样吗?”


“什么?”


“我观察他们,发现只有我一个人这么瘦,我需要增肥吗?”


“不,不要,”Anthony很快否认,“Sebastian,你的确跟他们不一样,这在时尚圈决不是坏事,品牌要的就是独特,那些男模特,个个都英俊高大,可丢在模特圈里就再也寻不出来了,正因如此,他们的成就并不如人意。”


“噢。”


“还有,可能一开始你会遇到一些挫折,这都是正常的。另外,面试的时候,不要笑,你笑起来很好看,设计师可能也很喜欢,但这不‘时髦’,他们并不会因为喜欢你的笑而给你一份工作。你现在的气质很天真,也可以很性感,好好利用起来。”


“我知道了,谢谢你。”


Anthony看Sebastian因为他的话而严肃起来的表情,开了个玩笑,“回去好好准备吧,拿下面试,才有工资,你可不想刚来几天就饿肚子吧?”


 


Sebastian从摄影棚的楼层坐电梯到一楼,他看天色还不算太晚,准备去市场买些新鲜蔬菜和吐司面包,回家自己做沙拉吃,外食也不是不行,可热量太高,还贵,加上Chris大方地跟Sebastian分享了他的迷你冰箱,Sebastian就不客气地在只有啤酒的冰箱里塞了不少绿叶子蔬菜和小番茄。


电梯里一开始只有他一个人,下到某一层的时候,进来了一个男人。


那男人打量着他,对他微笑示意,Sebastian礼貌地回了个笑,那人便往后退了一些,端起挂在脖子前的相机,对着Sebastian的侧颜‘咔擦’拍了一张。


Sebastian回头看他,眼里有不解,那男人伸出一只手,解释道,“抱歉,我是Ben,摄影师,这是我看到好看的人的职业习惯。”


他递过手去完成了这个握手,“Sebastian.”


Ben盯着Sebastian看了好一会,终于在两人一同走出电梯时拦住了他,“我很抱歉,你实在是……是我见过最独特的男模特了,我的摄影工作室就在旁边,可以赏脸去看看么?”


Sebastian侧头看了看这个男人,他长得不算难看,也不像坏人,反正现在时间还早,他点头说,“好啊。”


Ben的工作室不大,一个摄影棚,三两张沙发,房间里到处挂满了他的摄影作品,照片大多是黑白的,风格并不张扬,有种默默摄人心魂的美感,看Sebastian仔细看着墙上的照片,Ben点燃了一支烟,Sebastian闻声回头,Ben正好抽了一口,“你抽么?”


“不,”Sebastian摇头,“我不抽烟。”


Ben笑了,那笑里掺着点邪,“你是刚来的吧?”


“你怎么知道?”Sebastian似乎不知道自己大眼睛的威力,只要没有刻意要求表现出某种风格,他看谁都是一副天真神色。


“这行干久了,没人不抽烟的,到后面,抽烟也缓解不了压力,抽些‘别的’也不奇怪。”


“是么?”Sebastian并不在意,他继续看着照片,发现了好几位出名的模特,“你拍的人真不少呀。”


“你都喜欢谁?说说,我看我拍过没。”


“嗯……”Sebastian沉吟一声,露出一个微笑,“我还没有特别喜欢的,不过我不介意都看看。”


“好啊,”本拿了两本自己的摄影册子,“不过我想拍你,你得答应我在你彻底大红大紫之前让我拍一次。”


Sebastian被他的话逗笑,想起了前几天也答应Chris要让他拍,跟眼前这个五官端正却胡子拉碴的男人比起来,Chris那么帅气,看上去确实不像摄影师,他笑容愈加柔软,玩笑道,“那你得跟我的经纪人约。”


他们一起讨论了很久,从Vogue、Elle、Bazaar这些杂志主编偏好的风格聊到Chanel,Christian Dior,Louis Vuittion等品牌创意总监选模特时的怪癖, Sebastian也让Ben抓拍了几张照片,他们点了外卖披萨,Sebastian只吃了一块果腹,看了看时间不早了,他起身跟Ben道别,“谢谢你,我想我该回去了。”


 


Ben说要送他回家,Sebastian说,我一个男人,还需要你送么?Ben邪气的笑又出来了,亲爱的,你是个男孩,如果我让你在晚上一个人从这里走回第9区,你会被生吞活剥了的。Sebastian虽不喜欢听这个话,还是顺从了,那就让他送吧,也没什么。


Ben开着车送Sebastian回公寓,他们一路上继续聊着,这会儿也不堵车了,不过二十分钟,就到了公寓楼下。


Sebastian道过谢,想推门下车,却发现车门推不开,他转头想问Ben,后者正用沉迷的眼神看着他,“Seb,我只想再说一遍,你很美。”


Sebastian觉着不对,他在家乡只跟女孩交往过,并没有同性恋的体验,也确定自己之前几乎没有被男人吸引过,可此刻的气氛却有点像了,他想逃脱,“你别多想。”


Ben看他看得呆了,拉起他的手,“就一个吻?”


他在想该说些什么来拒绝,这时一辆哈雷摩托从路旁飚过,然后在Ben的汽车前稳稳地停住了,车上下来一男一女,男人是Chris.


Chris摘下头盔,把公寓钥匙递给身后的金发女孩,说,“你先上去,我还有点事。”


女孩点点头转身上楼了,Chris大步来到Ben的车前,他站在Sebastian的那一面敲他的车窗。


“Chris!”


Sebastian跟看见救星似的,忙拉下车窗,眉毛微微皱着,带着点委屈看着他。


Chris的保护欲在此刻达到了最高点,他的表情极凶,对着驾驶座的Ben说道,“他说不想,就是不想。让他下来。”


僵持了两秒钟,Ben还是松了手,让Sebastian下车了,他也没生气,还是那副笑容,“下次再见,Seb.”


Sebastian下了车,跟Chris并肩走着,Chris见他还是一副天真模样,不由得心想,让Sebastian这样的男孩进入基佬满地的时尚圈,真是把肥羊丢进狼圈了!得让这小孩学会怎样自我保护才行。他揉揉Sebastian的脑袋,“下次小心点。”


Sebastian以为他生气了,喃喃说道,“我不喜欢他。”


Chris帮他把大衣拉紧,“不喜欢男人就更要小心。”


他抬头对上Chris的眼睛,两人对视那一瞬间时间仿佛停下了,可谁也没觉得不妥,Sebastian说,“可也说不上讨厌。”


Chris被这双眼睛激出万分柔情,他是这个小孩来巴黎后认识的第一个人,是要保护他的,自然不能让他落入狼群之中,他说,“你最近忙吗?我让Kelly给你介绍一个女孩吧,我们可以来四人约会。”


Sebastian的眼神从Chris的眼睛往下看,看到他的鼻子、嘴唇、薄薄的一层胡渣,宽阔的肩膀,不知道为什么,他被Chris的话说得心中生出一股惆怅,回道,“我得忙着面试了,你不也是吗?等下个月吧?”


“好。”Chris再次拍拍他的肩,两人一起上楼,各回各屋了。


临睡前,Chris搂着女友Kelly的肩膀,问,“你认识什么漂亮的女孩么?要善良单纯一点的,介绍给Sebastian吧。”


“善良?”Kelly抬头看Chris的表情,屋里太黑了,她看不清,“你帮他选约会对象的要求也是奇怪,这圈子里的人哪有什么善良不善良的?都是拼了命往上爬的,谁善良谁吃亏。”


“总有吧?”Chris讨好地吻吻Kelly的脖子,这招显然很管用。


Kelly笑着说,“好吧好吧,我尽量,不过,Chris,你真把这小孩当你弟弟了?跟护犊子似的。”




-TBC-


这是一个纠结的爱情故事,请轻拍


谢谢喜欢和留言,我个人很喜欢这个故事~

飛觴醉月:

不知许事,且食蛤蜊。不识瓜怂,且食松茸。(๑•ั็ω•็ั๑)

脑洞

米酒:

活泼可爱的贵族家小少爷TJ十岁的时候在家族聚会上遇到了一位与众不同的Alpha。对方既不和其他Omega打情骂俏,也不视图和位高权重的Alpha们攀谈,总是在角落里安静地吃饭喝酒,并在舞会开始前离开。这个Alpha每年只来几次,TJ一开始只是觉得他和别人不一样,渐渐地忍不住开始关注起这个人来。他悄悄打听道这个Alpha是个平民出身的军人,职位不高不低,评价不好不坏,因为留着一部大胡子,从不修饰,又不善言辞,没有Omega青睐他,但TJ就是对他着了迷。十四岁时在又一次盛大的舞会上TJ鼓起勇气要求对方跳舞,Alpha似乎很惊讶,但也没有拒绝这个一看就知道是被娇惯坏了的孩子。他并不像人们说的那样冷漠,反而谈吐得到、十分有礼,配合TJ跳了好几支舞。跳舞的时候照例是要聊天的,大胡子自我介绍叫Curtis,和TJ家族沾亲带故。TJ被他迷得模模糊糊的,根本没听明白对方在说什么。这个晚上TJ第一次发情了,意识朦胧中想的都是那个Alpha好闻的味道。




下一次舞会上一向任性的TJ又邀请Alpha跳舞,并且在音乐演奏到一半时就向对方求了婚。Alpha有点惊讶,但平静地拒绝了TJ:“我受宠若惊,但我已经心有所属,你也总会遇到只属于你的Alpha的。”




TJ从小到大没栽过这么大的跟头,哭着一路跑回卧室,觉得自己成了家族笑柄,羞愤极了。其实没多少人听到这段荒唐绯闻,就算听到了,大人也只不过把这个当做孩子不懂事的玩笑。但TJ很沮丧,好几天不肯在家族中露面,暗中又悄悄打听Curtis到底爱上了谁。可是Curtis这个人平时深居简出,大半时间都在边疆守城,很少来王都,没有什么花边新闻可以打听。TJ只听说他很年轻时结过婚,对方也是TJ家族里的人。少年人的恋爱是炽热短暂的,恋情无果后TJ装作忘记了这件事,开始像其他适龄的Omega那样寻欢作乐,舞会时一双眼睛也不再只盯着Curtis看个不停,而是开始和许许多多Alpha调情。一晃十年过去了,他早过了结婚的年纪,却挑挑拣拣一个也看不上,而Curtis也早不再出席舞会,TJ甚至打听不到他的行踪了。




又一个无聊的夜晚,TJ无精打采地坐在舞池边,有好多人来邀他跳舞,他却一点都提不起兴致来。又一个气味好闻的Alpha来邀请他了,TJ吓了一跳,这个人和他记忆里的Curtis像极了,也有一双迷人的蓝眼睛,只是没有蓄胡子,又年轻得多,眉目间又Curtis没有的轻佻好动。TJ和他跳了一支又一支舞,知道对方的名字叫Johnny,是刚从国外回来玩的。两个人就这么看对了眼,TJ的家族也十分喜欢Johnny,觉得他和TJ门当户对,想要尽快促成他们的好事。到了临近结婚的时候TJ去Johnny家访问,看到墙上挂着的画像,有些似乎是年轻些的Curtis,但大部分都是另外一个人,而且长得很像自己。TJ很惊讶,问Johnny这是怎么回事,Johnny抓抓头,“我叔叔让我把这些画像都摘掉,可我忘记了。”他边说边很着迷地看着那个像TJ的人,“这是Jack,叔叔的Omega,听说还和你们家族有点关系呢。”




TJ气鼓鼓地,想起第一次邀请Curtis跳舞的那个晚上Curtis看到自己那么惊讶,一定是自己的脸让他想起了年轻时的Jack。再看到Johnny着迷的样子,他就更生气了:“你一定也喜欢过Jack对不对?”他想问Johnny是不是因为这个才会来搭讪自己,但Johnny只是平静地看着TJ,过了很久才说:“不,TJ,不是那样的,”他摸了摸TJ的头发:“Jack已经死了很多年了。”



老相册:

居里先生、居里夫人、居里小姐;画面里的三人都是诺贝尔奖得主....

1906年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雪★奈:

清水向傻白甜

閱讀順序是由左→右

-------

2016.9.4修改:填了色畫了全彩

-------

後續點此

ssshannon:

杰克杰克
漂漂亮亮
交坏运气
没有人爱的杰克
✺◟(∗❛ัᴗ❛ั∗)◞✺

五十二

镀也:

动物AU【?】 灰鲸


巴基他啊,总是喜欢游到海底深处,那里没有阳光。


同伴无法听见他的声音,无法感受他的情绪,不能为他的歌声雀跃。
对于他们来说,巴基是只哑巴鲸鱼。


在巴基还是只小灰鲸的时候,他就发现自己和别人的不同。
不是不能开口,是同伴听不见他的声音。
巴基很担心,因为他能听见同伴们的窃窃私语。
即使努力扑扇着前鳍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也无济于事。
“他该不会是发不出声音吧?”
“是得了什么病吗?”
“他的颜色也和我们不太相像。”
“真可怜,他还这么小啊,受到这种不公平的对待。”
不是这样的,我能说话!巴基发出“哼哼”的反驳,而年长的鲸鱼们只是安抚性的用肚皮推推他,并没有理会巴基类似在生气的嘟囔。


随着时间的推逝,同伴们不再议论巴基的不同。
巴基日复一日地跟在队伍的末尾,没有目的的前行。


直到有一天。
那是巴基无趣又漫长时光中的一道曙光。


巴基所属的鲸群遇上另一只灰鲸群。
原本大家礼貌的示好各自上路就好。
不料他们遇上恶劣的暴风雨。
恶劣的天气持续了很久,鲸群首领无奈只能带领各自的队伍游到深海。


粗暴的雨滴敲打海平面,被狂风激起的浪涛一层又一层的拍击着,在这漫漫长夜里增添一丝恐惧。
巴基目不转睛地盯着浅海区的动向,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熟睡的鲸群中有一只灰鲸向他游来。
“这么晚了,你不困吗?还是说因为太吵了?”陌生鲸鱼的声音响起。巴基吓了一跳,尾鳍不安地摆动着。
“我一会儿就睡。”话一开口,巴基就后悔了。
他忘记对方和自己的同伴一样,听不见他的声音。
“是这样啊,要早点休息哦。”成年的雄性鲸鱼不紧不慢地说着。
“等等!?”巴基惊讶地尖叫,随后又游动躯体旋转一圈。
“你能!你能听见我的声音是吗!?”巴基压低嗓音,充满着抑制不住的欣喜。
“是啊,怎么了,小家伙?”对方似乎惊讶于巴基的反应,用肚皮蹭蹭巴基的脸部皮肤以示赞同。
“我的同伴们都不能听见我的声音,他们认为我是一只哑巴鲸鱼。我拼命的发出嘶吼也不能引来他们的注意。”巴基发出“哼哼”的哀鸣。
“可你刚刚却能回应我,所以我才不是什么哑巴鲸鱼对吧。”巴基小幅度的滑动尾鳍,深色的海水被描绘出半圆的弧度。
“因为我和你一样啊。”灰鲸对着他吐泡泡,巨大的泡泡将巴基推后了几步。
“怎么可能?!你可是他们的首领啊!如果你跟我一样,他们不就和我的同伴们一样听不见你的声音了!”巴基不可置信地看向灰鲸,就在之前,他在队尾看着这只领导力惊人的成年灰鲸有条不紊地把他们带到深海安全区,现在他却说出这样的话来,巴基像是听到什么不得了的笑话。
“我的伙伴很信任我。即使他们无法理解我,对于他们,言语上的指挥似乎没那么重要,或许是我的肢体动作能让他们安心。”巴基看到灰鲸的深灰皮肤上有着凹凸不平的伤痕,还有白色贝类的寄生,这只鲸鱼肯定面对了各种各样的危机才有今天的模样。他再想到自己,蓝灰的皮肤上没多少岩石的擦伤,连寄生物也很少驻足,想必是自己总是躲在角落里才能如此吧。


“小家伙,不要为了这种事情难过,你很特别,明白吗?”灰鲸靠近他,巴基甚至觉得自己周围的水温都温热起来。
“这是诅咒,一定是大海的诅咒。”巴基连忙甩头否认那只灰鲸
他并不急于否认巴基,像刚才那样,蹭他的脸。
直到巴基的情绪逐渐平复下来,他才缓缓开口。
“不,这是大自然的恩典。”
“你一定很难过,没有同伴能理解你。在我小的时候,意识到伙伴无法听见我的声音,游出了好几海里,看着日升日落,直到心底有个声音告诉我,大海赠予你的礼物,要好好珍惜才对。”
“我每天都有唱歌,虽然很难听,我自己听着都……”灰鲸立马给巴基表演了一段,在巴基的楞神中再次说了起来。
“好在同伴们都待我如家人一般,我们都相处的很好。他们也将首领的重任托付于我,为此我比之前更加强壮。”
“但我仍抱有期待,只要队伍停下来休息的时间,我都会对着深海歌唱,幸好鱼群听不见,要不然我怕他们都会晕过去。”灰鲸甩着尾鳍,水里洋溢着他的快乐。
“现在我遇到了你,你遇到了我,这很棒不是吗?”他看着巴基,深海里似乎能看见他有神的双眼。
“你觉得,这是礼物吗?礼物……”巴基歪着头,最终笑了起来。
管他的呢,至少有人感受到他了,不是吗。
“我是史蒂夫。”
“叫我巴基好了。”
“时候不早了,我们去睡觉怎么样?”
“好啊。”
体型偏小的蓝灰鲸鱼跟着壮硕的深灰鲸鱼游向休息去,蜷缩在一起睡着了。


之后的几天,巴基觉得平时咀嚼无味的海星都带有甜甜的味道。
他身边有一只鲸鱼陪他吃饭啊。那只叫史蒂夫的灰鲸。
他们躲在珊瑚的后面,实际上根本遮不住他们庞大的身躯。
他们静悄悄的,尽量放缓呼吸,这使他们周围的海水基本不动,渐渐的,那些漂亮的烛光鱼就会游出来,鼓鼓的鱼腮里发出明亮的黄光,在这漆黑的深处努力地发光。
这很平常,但是巴基的身旁多了一只鲸鱼,陪着他在这孤寂的海里看着这些小小的鱼儿。
烛光鱼们以为周围只有他们,游来游去可欢了。在史蒂夫的身边待的越久,巴基的胆子大了起来。他趁这些发光的鱼儿们不知道“蹭”地把头伸到他们面前,烛光鱼们被突然冒出来的灰鲸吓得不轻,纷纷躲进珊瑚丛里。
这时候史蒂夫就会用前鳍拍拍巴基的肚皮,说他是只调皮的小家伙。
一天下来,那些鱼儿们便不再害怕这只频繁捣蛋的灰鲸。
“就算你顶着海草都没有用!”其中一只烛光鱼吐着泡泡不满。
这只灰鲸笨拙的挂着海草,被发现之后默默低下头,傻兮兮地看着另外一头大他一倍的鲸鱼,得到对方的肯定后便继续挂着海草伏击其他鱼儿。


到了晚上,巴基和史蒂夫又会依靠在一起,巴基刚刚好能在史蒂夫的怀中舒服的躺着,抬头听史蒂夫讲他的海上之旅。
巴基知道大海的美丽,却未明了大海的危险。
史蒂夫说到他们的队伍遇上几只巨型的虎鲸时,巴基害怕地发出“哼哼”声,可惜他的前鳍捂不到耳朵,即使对方是史蒂夫,巴基还是对未知的鲸鱼感到恐惧。
“没事的巴基,后来我们击退了他们,成功的游出那片海域。”史蒂夫围紧他,给以巴基安慰。
“那,那这些伤疤是那时候留下的?”巴基小心翼翼地用前鳍抚摸着史蒂夫皮肤上沟壑纵横的痕迹,血迹已经干涸,深陷的疤痕成为印记一般留在那里。
“是的,不过没关系,那已经过去了。”史蒂夫用前鳍回握巴基,即使这个动作对于两只不小的鲸鱼很困难,但他还是这么做了。
“史蒂夫……”巴基想要抽回自己的鳍,却被史蒂夫握得更紧。
“巴基,我喜欢你,请不要拒绝我。”
史蒂夫认真地说道,眼里全是炽热。
“这听起来很突兀,但我想你就是我要等的那只鲸鱼。”
“我希望你不要害怕,也不可以讨厌我。这几天的相处,虽然时间很短,但是我觉得很幸福。”
“我一直在你身旁游着,怕落下每分每秒一般看着你。你淘气的时候真让我痴迷。当然,乖乖地在我旁边毫无防备睡着的样子也很可爱,不要流出口水啦,我有的时候醒不过来不能帮你擦掉它。”
“我想这是我的极限了,我没追求过其他鱼……”史蒂夫已经说不下去了,如果不是他们在深海,恐怕巴基会因为他深灰的皮肤上爬满红晕而笑出来。
他在发烫。
巴基感受到对方的体温比平常还要高,当然他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他觉得自己好像要熟透了。
“我没有害怕,也没有讨厌史蒂夫!”巴基激动地回应。
“只是……没想到史蒂夫,会,会喜欢我……”巴基鼓起勇气看着史蒂夫,“我也很喜欢史蒂夫的!”
巴基慌乱的摆动鱼尾,海水也因为巴基而奇妙起来。
“巴基。”史蒂夫游上前,用前额抵着巴基,“我喜欢你。每天都比前一天的喜欢要更多。”
两只灰鲸在海底亲吻。


鲸鱼是没有泪腺的,不然巴基真的会哭出来。


“我们一起走吧。”史蒂夫停在海面的中央,阳光爬满他的身体,淡蓝的海水有虹的影子。
暴风雨过去啦。
“好。”巴基游向他的爱人,那只温柔的鲸鱼。


终于有鱼能听见他的歌唱啦,另外一只唱歌难听的鲸鱼。
嘿史蒂夫,我真高兴遇见你。
巴基喷出水柱,雀跃地在爱人周围游着。


△:1989年科学家们发现一只与众不同的鲸鱼,并且为她取名Alice。Alice只能孤独的歌唱,她从太平洋游向大西洋,灰色的身体在海里穿梭着,是世界上最孤独的鲸鱼。
鲸鱼的发声频率一般为十五至二十赫兹,而Alice的频率为五十二赫兹。
同伴们无法听见她的声音。
她的“哼哼”声,是叹息吧。


兜里有八包熊博士。

《Fitness Romance》番外篇-2

微糖抹茶棉花糖:

寫一點Barnes家三兄弟的小故事,


希望有天能集結成篇XDD


相關故事請看:


【柯TJ】Fitness Romance


《Fitness Romance》番外篇-1




====


James Buchanan Barnes,16歲。


Sebastian Stan Barnes,11歲。


Thomas James Hammond Barnes,1歲。




Bucky瞪著眼前那張問卷,那可能是他看過最蠢的問卷,都怪班上突然流行起來的什麼畢業紀念冊。




「最喜歡的人:」還用說嗎?當然是他的寶貝弟弟,才剛會走路就整天黏著他喊Bucky,笑起來會讓人心都融化的TJ啊!Bucky勾起嘴角,在這一欄的空格填上「TJ」。


「最在意的人:」唔⋯⋯可能也是TJ?⋯⋯在意是什麼意思?擔心他?煩惱這個人對自己的看法?Bucky咬著筆蓋想了想,如果真要說他會在意哪個人,擔心他,煩惱他的看法,那大概也是對面家那個大笨蛋⋯⋯Bucky抿著唇,輕輕寫上「Steve」。


「最擔心的人:」他的兩個弟弟都乖巧又可愛不需要人擔心,值得擔心的還是只有⋯⋯Bucky用力地填上「Steve Rogers!!」


「心肝寶貝:」這跟第一題又有什麼不一樣?Bucky想也不想的填上「TJ」。








這張問卷他來不及在學校寫完,索性帶了回家,晚餐後被亂翻他書包的TJ翻了出來,Sebastian好奇地拿過去看了一遍。




他的大弟哭了一個晚上,吵著要離家出走說「反正我沒有人喜歡沒有人在意沒有人擔心」一個禮拜,Bucky陪睡半個月。





《Fitness Romance》番外篇-1

微糖抹茶棉花糖:

給天天寶貝@阅烬-坚持八只手画画 的聘禮紅利,
我們家的聘禮會生紅利,沒聽過吧!(得意臉)

====

「Sebastian最愛的人是我。」TJ對Chris說,Chris不屑的哼了一聲:『有證據嗎?』







TJ拿出手機,點開了一段視頻。視頻鏡頭對著正在廚房裡的Sebastian,鏡頭外TJ的聲音問:「Sebby,誰是你最愛的人?」



「你啊!」Sebastian毫不猶豫的回答,轉過頭來露出甜甜的笑容:「我最愛TJ啦!」



「我也愛你喔!」TJ的聲音說。







『這是五年前的影片了,TJ!』Chris看了看視頻的拍攝時間,一臉沉痛的說:『那時他還沒跟我重逢。必須很遺憾的告訴你,愛是會變的。』



「早知道你會這麼說。」TJ哼哼,點開了另一段視頻:「五天前拍的!」







Chris低頭一看,視頻中是剛睡醒的Sebastian,鏡頭外TJ的聲音問:「Sebby你愛我嗎?」



「我最愛你了。」Sebastian揉著眼睛笑,貼近鏡頭親了拍攝的人一口。







『這不公平!』Chris大叫:『Sebby還沒睡醒!他一定是把你看成我了!』



「他是剛起床又不是瞎了。」TJ得意洋洋的說:「願賭服輸吧!Evans!」







坐在廚房吧台前的Bucky聽著客廳TJ和Chris的對話,忍不住也笑了:「Chris太幼稚了,TJ是我們弟弟啊!」



『是啊,Chris應該成熟一點。』Steve剝開一顆栗子送到Bucky嘴邊。







「我也最愛你了,TJ!」Bucky對客廳大聲說。



「Love you, too! Bucky!」TJ開心的聲音傳回來。







『我不高興了,Bucky。』



「⋯⋯你氣死算了,Rog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