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冬

枕在蔷薇花园

c'est la vie

咚十一:

❗双性pwp预警


❗极度OOC


一辆小破车


大家中秋节快乐呀

(盾冬)得罪心上人了怎么办⑧END

云鲤鲤鲤:

轻松搞笑甜文:D




<<<


1  2  3  4  5  6  7


8


如果有失败表白大赛,Steve想,他一定能勇夺桂冠,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在表白后马上被送入医院的。唯一安慰的是,Bucky虽然没有答应,但也没有拒绝,并且彻夜留在病房照顾他。


第二天下午,Steve终于稍微恢复了点精神,他吃着Bucky给他洗好的苹果,正想说点什么好让气氛不那么尴尬,就听见坐在一旁,同样拿着个大苹果在吃的Bucky说道:“Rogers先生,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Steve马上把苹果放下,尽量坐直身子:“我知道你要问什么,我在家说的话都是认真的,我想当你的男朋友,我会好好照顾你,爱护你。”


“不是,Rogers先生,”Bucky摆摆手,“我是想确认下,你真的觉得我做的东西好吃?”


Steve慌了慌:“我这几天可能得吃医院提供的食物。”


“噢,我只是还在思考你表白的时候说的话。”


“……Bucky,你能不能忘掉昨天,我想重新再来一遍,我当时肚子疼,可能发挥得不怎么样。”


“好的,来吧。”


“啊?现在吗?”


“你肚子还疼吗?”


“现在没事了,不过我正躺在病床上……这样我能给自己加分吗?”


Bucky沉思:“有可能。”


“好吧,那我要说了,我……等等,我现在看着还行吗?”


“行,你的脸今早还是我帮你擦的。”


“好的,那么,”Steve清了清嗓子,“——我听人这么说,当一个人很喜欢另一个人时,会觉得对方的小缺点也很可爱。比如,那个人做的东西可能不怎么好吃,但那一点也不妨碍他喜欢那个人。”


“……”


Steve惴惴不安:“Bucky,我说完了,你可以表态了。”


“哦,我知道,我在想你换台词的原因。”


“你看起来很生气……”


Bucky深深地皱着眉头,盯着手上快要吃完的苹果:“这么说,你一直都觉得我做的东西难吃,从我在Jenny阿姨的餐馆做饭开始,但你一直骗我说好吃?”


“是的,很抱歉,我只是想让你高兴。”


“但我不。”Bucky整张脸写满了不开心,“我做得那么辛苦,你觉得难吃,还要骗我。(“Bucky……”)你请我当你的助手,是真的欣赏我的画,还是因为你喜欢我?”


“我承认都有,但你画画没让我失望,而且比我想象中还好,这个我绝对没骗你。”


“……”Bucky拿起手上的苹果,小小地咬了一口,“Rogers先生,如果你昨天没有食物中毒,我接受了你的表白,并且表示要你每天吃我做的饭,不然就离开你,你说如何?”


Steve说:“还是……挺值的。如果用一辈子吃你做的饭,换一辈子吃定你,我觉得我赚到了。”


Bucky重复道:“一辈子?”Steve点头,刚想抓紧背一些备用的情话,Bucky又说道,“你对人表白用‘一辈子’,你笔下的朋友,”他着重强调朋友二字,“却对对方说‘陪你到时间尽头’这种话,很奇怪耶。”


Steve:“啊……?”


“幸好我为他们争取到了让他们给对方口一个的权利。对了,亲吻是必不可少的吧?”


“那个,Bucky……”


Steve没有把话说完,因为坐在床边的Bucky倾身过来,在他唇边亲了一下:“起码亲个脸。”


Steve当场愣在那儿。他第一反应是掐了掐自己的大腿,他心想,Bucky是觉得他不懂亲脸的意思吗,为什么要亲身示范,而且示范得也不对啊?但无论如何,这是发生在他身上的最好的事情了,好到他几乎不敢相信这不是梦,而是真真实实地发生了,如果被轧到脚以及食物中毒是Bucky给他这个吻的代价,他觉得很值。


病房里安静了五分钟。


Bucky等来等去不见Steve有反应,有些郁闷:“Rogers先生,你这样我很尴尬。”


“啊……啊?”Steve回过神来,“抱歉,Bucky,我只是太意外了,我,我明白了。”既然Bucky希望男主和男配在一起,他一定会这么安排。


“噢,好。”


“不过可能没这么快。”


“你什么意思,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具体得看剧情发展,现在就在一起不太合适。”


“剧情发展是什么东西?!我已经答应你了,你就这点表示吗?”


Steve一头雾水:“或许我会让他们吻彼此的嘴唇?但现在真的还不行,另外你答应什么,你来画那些情节?”


“What the hell?”


“不是吗?那么……”


“我为什么要亲你呢?!”


“向我演示亲脸……?亲完之后你也在说漫画啊?”


“我亲的是你的嘴巴。”Bucky脸都黑了,“我要回去了。”


“Bucky,等等!”Steve的心跳随着Bucky说的话鼓噪得越发厉害:“难道,你,我的天呐,Bucky,你答应了我的表白吗?”


“……”


“Bucky,tell me please,yes or no?”Steve心头一阵雀跃,迫不及待的想要抱住Bucky,但他在浴室里弄错过一次,这一次他不能再弄错。


Bucky说:“一开始我猜你是个情场老手,但我现在打赌你亲吻的时候还不如一个九岁的男孩。”


Steve紧张得舌头都要打结了:“Bucky你,这样,你让我,以为你在说‘yes’。”


Bucky的眼睛弯出一个弧度:“我就是啊。”


Steve觉得自己再也不会见到这么美丽的灰绿色眼睛了。他没有再犹豫,朝Bucky的嘴唇吻了上去。




※※※




“Bucky,我还是想解释下,我一个多月前就喜欢上你了,在甜点铺。那天在浴室里,我不是故意说那种轻薄的话,我以为你要给我……还有我们的漫画也不会出现互口情节,我只是……


“哈?”Bucky惊讶地打断了他,“我刚刚才开通了MEN.COM的会员,原来你是骗我的?”


Steve愣了愣,拿起手机搜了搜Bucky所说的网址,忍不住笑了:“我可以陪你一起看……那么也不算浪费?”




 


END


预售

(盾冬)魔发奇缘1-5

云鲤鲤鲤:

童话AU,NC-17,诱J剧情注意避雷


ABO设定,A!胡子Steve / O!长发Bucky


与之前发的略有不同,今晚更新章~




本子会在四月中上旬发货,购买请点这里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青铜门下走犭句:

小熊真好呀,如果不是电影背景,感觉小熊就是那种新手麻麻,因为刚刚揣了崽崽有点不知所措但是又特别认真地学做一个好麻麻,就,又可爱又委屈巴巴又乖,史蒂乎看了都想埋胸口抱住亲亲亲的那种……想嗑一百篇软乎乎嫩叽叽的小熊啊我大哭,我CP搞的那个设定太好吃辽,就想看夫夫冬天挤在安全屋里过小日子啊这是我想看的队三剧情😭😭😭
这周不搞小熊我就把犭句连起来写💪
————————————
我就发个这咋还能涨粉,你们好可爱哦😂😂😂总而言之关注需谨慎,人如脑洞一样三俗,而且你看我之前凡是说要写的梗发过的脑洞有一个写的吗……

慕妍还是个小盆友:

【小鹿斑比离家出走记】02

怼阿毛需要看心情/大锤能找到基妹?/吧唧昨天发的照片真的是基妹拍的?

【桃海包】【evanstan+海包】良性循环-1

带刀斩雏菊:

◎   一切的一切都来源于碰手手,海包邪教的开端


◎  evanstan+海包 海总未婚单身


◎  微3p 


    ·  其实最终目的只为开车
    ·  如果有肉 主桃包肉 海包肉渣(›´_>`‹ )
    ·  也许。


◎  海包冷到北极圈 自给自足自割大腿肉


◎  一己私欲 满足自我爱好  刺激ᕙ(`_>´)ᕗ



Chapter. 1


节目录制结束后,Seb其实很不高兴。


他和Chris复合,也是近期才在剧组内出柜——Chris  Evans,不是其他Chris。大家都心照不宣的帮忙遮掩,然而这次节目录制,Hemsworth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做一些Chris的习惯性动作,手还碰了他好几次。


没错,Hemsworth是说了Sorry Seb,可不是故意的鬼才信。


Seb拧开瓶盖灌了口水,突然想起来录制节目时还和Hemsworth抱了……虽然他当时十分注意,双手既没有碰到对方,身体也很快躲开……


……感觉更糟糕了,Seb心想,Hemsworth这个大直男在搞什么,只希望镜头没拍下来,不然自家那位Control freak看到了恐怕要气的跳脚。


想起Chris的脸,Seb不由自主笑了下,拇指压着上扬的嘴角,Chris有时气呼呼的表情真的很好玩……


"Seb,你笑的可真甜。"


Seb吓了一跳,转头看到休息室里拄着墙的Hemsworth。


Seb笑意有些收敛,点头打招呼,"Hi,Hemsworth."
他心中懊恼,居然走神到连休息室开关门那么大的声音都没听见。


Hemsworth气定神闲抄着口袋,长腿一跨,几步走到Seb跟前,
"在想Evans?"


Seb又不高兴了,他不喜欢这种打趣,也不想谈论这个,于是他短促的笑笑,视线避开,要多尴尬有多尴尬的答道,


"啊……嗯…时间不早,我差不多要回去了。"


这地简直没法呆,Seb从高脚座椅上起来,巴不得赶紧走。


他刚从座椅上起来,Hemsworth不知有意无意的又前移一步。


太近了。


Seb反射性一退,正好绊到椅腿的金属圆杠,"哐"的一声又摔了回去,没拧盖子的矿泉水撒了Seb一身。


这回轮到Hemsworth吓一跳,他伸手拉住Seb胳膊,两人大眼瞪小眼,矿泉水咕咕噜噜的滚在地上淌了一地。


Seb汗毛都竖起来了,Hemsworth又高又壮,甚至比Chris还高不少,压迫感太恐怖,阴影盖过来几乎把自己全罩住,更别说抓着自己胳膊的那只手。


疯了!我要回去!Seb心里怒吼,嘴上还不得不说句"Thank you" 。


"不谢",Hemsworth耸耸肩,抓着Seb的手却没有松开的意思,"没事吧?"


"没.."


这个姿势太奇怪了,他坐在墙角的高脚椅上,两条腿卡在Hemsworth的身侧,胳膊被拽着,整个人像只pussy一样被圈在墙壁和Hemsworth胸膛之间。


入眼是Hemsworth衬衫敞开下健硕的蜜色胸肌。


......
....
..


我的老天!救命!这什么氛围!


Seb一分一秒不想多呆,他今天可能有点过于敏感,总之他现在只想去找他的助理回宾馆,然后泡澡,然后睡觉。


索性Hemsworth松开手,和Seb保持了安全距离,Seb这才看到Hemsworth裤子上也被溅了水渍。


Seb顿时觉得不太好意思,
"I'm sorry, Hemsworth,我给你拿纸巾……或者你需要换条裤子……"


"没事,不用拿纸巾",Hemsworth摆摆手,"一点点水渍,很快就干了,倒是你",Hemsworth的眼睛看着Seb的裆部,"有带备用的裤子吗?"


Seb崩溃的捂脸低叫了一声,耳朵红透了,他此时分外想念他的胡茬,至少能遮一遮他的窘迫。


Hemsworth大笑不止,胳膊肘撑在桌台边缘,弯腰拍拍Seb的背,"Bro,给你的助理姑娘打个电话让他送条裤子来?"


Seb有气无力的垮下肩膀,"好麻烦……我回宾馆再换吧。"


" Seb,你没看到消息吗?"Hemsworth挑眉问Seb,"大家一会要去聚会喝酒,你不去了吗?"


Seb呆呆的眨眨眼,手忙脚乱的掏出口袋的手机,一大堆message占据屏幕。


其实他有点不太想去……但他已经拒绝很多次了,Anthony因为这个到处跟别人说他活的像个老年人……


他只好瘪着嘴给助理发消息,助理非常迅速的回复说他在的休息室就有给他带的备用的衣服,入门左手边C2柜格。


下面又潮又凉的贴着皮肤,Seb想赶紧把衣服裤子换了,一抬头,撞到了Hemsworth的鼻子。


"啊……" Seb捂着头哼出鼻音,Hemsworth就比较惨了,他捂着鼻子,疼的眼冒水光,


"你想趁机杀了我吗bro……太狠了……"


Seb也顾不得自己的头了,他紧张得站起来看Hemsworth的脸,
" Sorry…I'm extremely sorry…God…你还好吧?让我看一下……是撞到你的鼻子了吗……"


"Mmmm……应该没多大问题,不会去问Holland哪家医院接鼻梁……"Hemsworth任由Seb抓着他捂鼻子的手,低头看着又是抱歉慌张又是被他逗笑Seb,心里像被天鹅羽毛搔过的水面。


他笑起来可真是甜,Hemsworth心想,灰绿色的眼睛一点也不冰冷,人也小只,嘴唇红润的像维多利亚州的粉红石楠,适合亲吻,适合zuo爱……


Hemsworth喉结动了动,咽喉振动出的声音格外磁性," Seb,我没事,你先换裤子。"


Seb看Hemsworth的鼻子除了有点红以外没其他问题,松了口气,赶紧跑到柜格把自己衣服扒出来,Hemsworth面对着墙自觉的低头玩手机,Seb这才背对着Hemsworth,把那条浸湿的裤子脱了,匆匆套上新裤子。


Seb谢天谢地,那条被浸湿的裤子质量不错,没有把水透到内裤里。


休息室一时间十分安静,只剩轻微的布料摩擦声响。


Hemsworth漫无目的地刷着手机,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余光一直黏在换衣服的Seb身上。


皮肤光滑白皙,腿也直。


屁股很翘,沿着大腿内侧摸上去揉起来应该很舒服。


斜方肌有型,抓着胳膊后入时一定很迷人。


不……果然还是正面做ai更好……可以看到他深陷情氵朝的脸,压在墙上?或者压在桌子上?


他哭起来的样子会和他笑起来的样子一样好看吗?


Evans还真是好运……


Hemsworth完全陷入自我幻想,直到Seb走到他跟前喊他他才顿时清醒。


Holy shit,Hemsworth唾弃自己。


真是脑子进水了,我又不搞男人。


Tbc.

(盾冬)戴唇钉有点太辣了

云鲤鲤鲤:

写完好久,竟然忘记发【捶头


是的打赌又输了,盲目自信的苦果,明天才把云鲤鲤鲤改回来_(:з」∠)_











(图1)




娜塔莎:史蒂夫,你觉得吉他社那个巴,呃,叫做巴……


史蒂夫:巴基·巴恩斯,戴唇钉的那个,吉他社的贝斯手,你想说他是吗?


娜塔莎:对,就是他!他很漂亮是不是?


史蒂夫:是,但是不太适合我。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周围人来人往,很快这话就传到了娜塔莎和史蒂夫聊天内容的主人公耳朵里,并且经过了添油加醋。


 


这天史蒂夫回到宿舍,赫然看见从来没有过交集的贝斯手一脸阴沉地坐在自己椅子上:我的唇钉惹你了?我的眼妆不好看?我的打扮你不喜欢?凭什么说我不合适。


史蒂夫:……什么?是谁把这些话……你很漂亮,唇钉没有惹我,眼妆很好看,打扮我很喜欢,但是……


贝斯手:但是什么?


史蒂夫:我……总之我对你没有不好的评价。那天我的朋友问我觉得你怎么样的时候,我也是这么说的,但因为她带有问我想不想追求你的意味,我才说了不合适。


贝斯手:哈,既然我哪里都好,你为什么不喜欢,“不合适”只是你这种人虚伪的托辞。


史蒂夫:我很欣赏你,但我们是……


贝斯手:难道你觉得唇钉会弄痛你?


史蒂夫:啊?


贝斯手抓过史蒂夫的手指含了一下,由手指根部到指尖。


史蒂夫:你……


贝斯手:一点都不刮人,对吧。


史蒂夫:你怎么可以随便做这种性暗示的举动,这样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


贝斯手脸一黑,摔门而出,走了几步觉得不服气,又折回来:活该你单身,被含一下手指就硬的处男!







(图2)




娜塔莎:听说那个吉他社的贝斯手特地跑到你的宿舍找你了?


史蒂夫:……是的,你的消息真灵通。


娜塔莎:看来他对你有意思呢!


史蒂夫:没有,他只是来……质问我为什么不喜欢他。


娜塔莎:呃,这难道不就是对你有意思?


史蒂夫:不,他应该喜欢、经验丰富的男人。


娜塔莎:他竟然这么对你说?


史蒂夫:没有,不过他……


娜塔莎:那不就行了!你有没有约他出去?


史蒂夫:没有。


娜塔莎:史蒂夫,你知道只要你开口,他很可能会答应你的,老天,为什么不约他?


史蒂夫:……


娜塔莎:是太害怕还是太害羞?


史蒂夫:……我觉得他并不是想找人谈恋爱,只是想找人……


娜塔莎:上床?


史蒂夫:嗯……


 


这话又传到了贝斯手耳里。


 


史蒂夫打开宿舍门再次看到贝斯手时,已经没有第一次那么惊讶了,他把刚刚买回来的牛奶递给贝斯手:等很久了吗,巴恩斯,为什么不开空调,你的头发都湿了。


贝斯手:没有等很久,我的头发也没有湿。


史蒂夫:好的,你这次是来……


贝斯手:你为什么要跟人说我很想和你上床?


史蒂夫:啊?


贝斯手:想和人上床的究竟是谁,这种谎话你都说得出口?


史蒂夫:等等,这里面有些误会,我没说过这种话,我也不想和你……


贝斯手:难道你没有对着我硬?


史蒂夫:……有,对此我也很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


贝斯手:你对我到底有什么不满,对着我硬你觉得很丢脸吗,道什么歉?


史蒂夫:不是,巴恩斯,你……


贝斯手:所以还是唇钉的问题对吗,大家都说戴唇钉很辣,为什么就你这么特殊?


史蒂夫:巴恩斯,你听我说,我也觉得你戴唇钉很辣,我对你没有任何不满,我对着你硬并不感到丢脸,但是即使这样,我们谈恋爱也有点太早了,我不了解你,你也不够了解我,我们未必合适。


贝斯手:你在说什么鬼话?


史蒂夫: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不如先一起泡泡图书馆,逛逛公园,或者听音乐会。


贝斯手:啊?


史蒂夫伸手轻轻碰了碰贝斯手汗湿的额发:当然了,你喜欢来我的宿舍也不是不可以,我也放了很多书在这里,我们可以一起看。


贝斯手:Whatthe fuck?谁要和你一起看书?


史蒂夫有些为难:我认为,交往后三年再……会比较合适,你不能一天到晚想着这个。


贝斯手“啪”地打开史蒂夫的手:到底是谁他妈一天到晚想着这个,去死吧!







(图3)




娜塔莎:你注意到巴恩斯今天的眼妆了吗?


史蒂夫:每天都能注意到,怎么了?


娜塔莎:我的意思是,你有没有注意到他今天的眼妆和之前的有什么不同?


史蒂夫想了想:他今天整个眼圈都是黑色的,像大熊猫,又有点像浣熊。


娜塔莎:呃,所以你觉得这样挺可爱的?


史蒂夫看了看周围,发现有同学在竖着耳朵等他回答,想必等下会向贝斯手如实转告,便特意答道:是的,虽然看起来有点像拿马克笔在上面乱画一通,但是很可爱。


 


这话果然传到了贝斯手耳里。


 


没想到刚踏出教室,史蒂夫就被怒气冲冲的贝斯手堵住了。贝斯手看起来非常生气:你跟人说我的眼妆像是用马克笔在上面乱画一通?


史蒂夫点头:是的,我还说……


贝斯手猛地使劲儿,将史蒂夫狠狠撞到了墙壁上:你……!今天的眼妆是我自己画的,我承认我不太擅长,但你既然喜欢我……


史蒂夫连忙摆手:我没有喜欢你,巴恩斯,这是谣传。


贝斯手震惊到无以复加:我化了个没那么完美的眼妆,你就不喜欢我了?!


史蒂夫:不不不是,巴恩斯,我没有因为你的眼妆不喜欢你,只是……


贝斯手:你没有邀我去公园、图书馆、音乐会?没有邀我去你的宿舍?


史蒂夫:有,但是巴恩斯,你可能有些误……


贝斯手:行,再见,我不来找你了。


 


娜塔莎:听说你和巴恩斯打架了?


史蒂夫:没有。


娜塔莎:没有?


史蒂夫:我没有还手。


娜塔莎:……他为什么要打你?


史蒂夫:可能是因为我亲了他。


娜塔莎:哈?


史蒂夫:我想对他说他可以继续找我,可他完全不给我说话的机会,我觉得吻吻他能让他知道虽然我不喜欢他,但我真的不认为他的眼妆或者唇钉哪里有问题。


娜塔莎:……你也是这么和他解释吻他的原因的?


史蒂夫:是啊。


娜塔莎:……行吧,行吧,你真棒。






娜塔莎:巴恩斯最近有来找你吗?


史蒂夫:……


娜塔莎:看来是没有了,那你不打算去找他吗?


史蒂夫:我找不到他,我只要稍微靠近就有人堵住我,我不想和他们打起来,他们会住院的。


娜塔莎:他们是什么人啊,为什么要挡着你?


史蒂夫:不知道,但他们对我敌意很深,说我欺骗了巴恩斯的感情。这怎么可能?


娜塔莎:呃,我猜他们是巴恩斯的后援团成员。


史蒂夫:啊?巴恩斯有后援团?


娜塔莎:是啊,人数还不少,他们觉得巴恩斯戴唇钉、玩贝斯、留长发很酷,长得也很酷,很喜欢他,就成立了一个后援团。


史蒂夫皱起眉头:那么多人想和巴恩斯……?


娜塔莎:和巴恩斯干吗?


史蒂夫:上……床。


娜塔莎:啥?你从哪里收到的风。


史蒂夫:你刚刚说的,他们很喜欢巴恩斯。


娜塔莎:喜欢代表想上床?


史蒂夫:难道不是吗?


娜塔莎:哦,这么一说,我突然明白你之前为何强调你不喜欢巴恩斯了,你想申明你不想和他上床。


史蒂夫:……嗯。


娜塔莎:真的不想吗。


史蒂夫:唔。


娜塔莎:即使他戴着小猫耳朵躺在你的床上,屁股还塞了小猫尾巴,羞答答地跟你说全身都好痒,要你帮一下他?


史蒂夫:娜、娜塔!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娜塔莎:你脸这么红,不是很明显知道我在说什么嘛。


两人正说着话,旁边突然出现一阵喧哗,史蒂夫本来不打算理会,但他耳尖地听到了「巴恩斯」「压着」「抱在一起」等词语被提及。


他和娜塔莎顺着众人视线往楼下望去。


 


(如图所示)




娜塔莎冲着急冲冲跑下楼的人微笑着喊道:史蒂夫,听说你不喜欢人家,你这么急干什么去呢。


 


和人酣战之时,贝斯手身上一轻,发现本来压制住自己的人被甩了出去,他不明所以地思考发生了什么事,结果猛地被拖了起来往外拉。


贝斯手试图挣开:你他妈干吗?你打扰了我和猫咪社长切磋拳脚功夫。


金发男人越抓越紧,面红耳赤的,似乎气到不行:那么多人喜欢你,你是不是也想喜欢他们?


贝斯手:你在说什么鬼话?


史蒂夫:我不想你喜欢别人!


贝斯手:哈!你不喜欢我,又不准我喜欢别人,你太专制了吧。


史蒂夫:我想……巴恩斯,我承认,我想喜欢你!


贝斯手的脸唰地红了,强装镇定:你,你想喜欢就喜欢呗,我又没说不许你喜欢我。


史蒂夫:但是,你呢,你想不想……?


贝斯手:还、成吧,勉勉强强。


史蒂夫:那那那我们是不是应该先去买一打保……险套,然后回我的宿舍,或者你想去你的宿舍也行……


贝斯手:好的……妈的等等,你刚刚说买什么?!


史蒂夫错愕:你不想我用吗?


贝斯手气得七窍生烟:我知道了,你不喜欢我,但想和我来一炮,我他妈不答应,滚开!!






娜塔莎:听说……


史蒂夫:是的。


娜塔莎:?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史蒂夫:以免被谣传。


娜塔莎:哦,已经有人在谣传你和巴恩斯在厕所里做爱了。


史蒂夫:……这是真的。


娜塔莎:哈?


史蒂夫:因为他不停叫我滚开,我没办法插话,就抱住他亲一下。他很快就乖了。刚好旁边有洗手间。


娜塔莎:还……有人说你们同居了。


史蒂夫:这个也是真的。


娜塔莎:哈??


史蒂夫:巴基的室友刚好退租,他一个人住房租太贵了,我就先搬过去和他同住。


娜塔莎:有人说你们结婚了。


史蒂夫:啊?这个、我是有打算,毕竟已经有肌肤之亲,但是我担心他觉得太快了,而且……你是听谁说的?我只是偷偷思考过这个问题,没跟任何人提起。


娜塔莎:我刚刚乱讲的。


 


这话也传到贝斯手耳里了。


 


娜塔莎:可喜可贺。






END

【盾冬】黑、白盾x(双性)吧唧(3P、NC17)

某元気PP:

心血来潮随便写的,正文前的开胃小菜,超级短小的肉~源自前几天的脑洞。


请注意避雷,黑盾:罗杰斯,白盾:史蒂夫